-Sunea田岸-

安静写文。

【SPN】【SD】ZERO

一个写作实验,几乎都是在自己半睡半醒的时候写的,所以有的可能很莫名其妙…但是主体框架我还是想好了的_(:3」∠)_
一个复健的开头。有点悬疑意味吧。梦里的羊角面包可能有些莫名,但那个其实也算是个意象,并致敬了米兰昆德拉…不知效果如何,也许更意识流了,欢迎前来吐槽

题目:ZERO
分级:R
配对:SD
原作:SPN
梗概:诊疗过程与碎片化记忆
作者:Sunea田岸


---

他闭上眼睛,时钟的滴答如同一种催促,唤醒那些片段化的记忆,但还是过于零碎。
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这是他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接下来他想起那些蜿蜒的血迹,沿着楼梯没有边际。他把眉毛皱在一起。有很多线团样的思绪正在拥挤,可他不知该从何说起。
“说说你自己吧。”对面那个医生提前开口道。
他开始慌张,搓着手四下张望。
他的记忆仿佛正在进行一次高潮。便利店里穿着西装的男人出现在他的脑海,那男人唤醒了他的欲望。
似乎是有一个冬日的午后,男人为他清洗已经过长的头发时,在一首歌唱到巅峰时正好将热水从他头顶倾倒,那清醒着却不可自拔的感觉就像他关于那个男人的幻想。
他的记忆又被唤醒了些,随着这自我高潮。他想起极速的坠落,呼啸而过吞噬了他耳膜的风声,最后他听到了一句不断重复着的唱调。
男人大概在他耳边唱过。

“我,我该死。”
半晌,他断断续续地喃喃出四个字。
医生盯了他一会儿,摇了摇头,像是准备开启另一个问题了。
果然——
“那说说你第一次见到Dean Winchester的场景?”医生转了转笔,在记录上画了个叉。
这个名字砸在了他的心上,他脑海中的碎片们开始旋转着想要找寻到自己正确的位置了,这样螺旋状的归属感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匆匆忙忙抢过医生的纸笔在纸上写下三言两语,字迹如心绪一般凌乱。

当所有的碎片终于都忠诚归位,不知会形成一幅属于谁,或是属于哪里的拼图。

【第一片】

Sam摁了摁隐隐发痛的后脑勺,拧开水龙头使劲儿洗了把脸,他灌了一口漱口水,胡须还是满意的长度。
Sam需要穿越冗长的走廊才能下楼,而昨天他的脚后跟刚刚磨出一个血泡,他是不太情愿动动身子的。但Sam想,还是得去买些便利的食物,以备在看球赛的时候饿肚子。
楼下的便利店换了人,他熟悉的老板之前常会给他多塞一瓶酒,但这个新来的看起来却是一副不好惹的样子,用一双金绿色眼睛紧盯着自己,Sam却读不出那目光中到底有什么。
“一包吐司,一小罐黄油,鱼罐头,以及威士忌。”Sam把纸币推上前,假装轻松的晃着脑袋,环顾了四周。
接过纸袋后却依然忍不住搭话:“嘿,你是新来的?”
绿眸子定了定,然后抬起来凝视着Sam的脸庞,却只凝视着那么一点。
“鱼罐头快要过期了,注意早些食用。”
答非所问的怪人。Sam摇了摇头,却总是甩不掉这人在脑海中反复出现。

在一周后Sam得到了他的名字。他不得不承认这名字该死的耳熟,就像那双眸子在他心坎儿反复碾压着。
他缓缓吐出名字的那一刻,Sam感觉整个货架,乃至整个世界都摇摇欲坠。

“Dean,叫我Dean就可以了。”


Sam做了个噩梦,整张床单都变得汗津津的,墙壁深处有飞机坠落的声音。梦里面的笼子被唤醒,开锁的声音清晰至极,Sam凝视着Dean从笼子里走出来,张开的手心里躺着小鸟的尸体,那翅膀的最后一丝颤抖也已经流失。
“Sammy。”然而从未有人这样喊过自己。Sam瞪着Dean,在梦里他出乎意料的想吃一口笼子旁木桌上的羊角面包,但他只能先忍着,在气势上不输于Dean。
“你想要什么我一直都知道。”Dean将小鸟尸体放在Sam脚旁,接着走回面包的方向,径直向Sam抛来。

下一个场景却呈现的是Dean泡在鲜红色的水中,上半身有几道疤。壁纸斑驳脱落,也是一种极其吸引视线的颜色,而那盛水的缸子却已老旧。
Dean起身,带着鲜红的水渍,凑过来要附上一颗吻,Sam有意识的躲开了,却不知为何在梦中昏了头脑,绕了个弯吻上Dean的脖颈。

醒来后Sam去了便利店,他承认自己也如睡梦中一般,开始疯疯癫癫。

---

“你的描述应该更客观一些,牵扯到一些臆想和梦境的描述就不必了。”
“您不想看清我的潜意识?”
“现在是陈述事实的时刻,您的精神世界我们需过会儿再聊。”
“你是因为有法子进入我的梦境,对吧?”Sam的语调提高了一点,但其实他并不是多喜欢质问别人。
“接下来你客观的回忆一下你们的第一次谈话,可以吗?”医生岔开话题的手法并不怎么高明。
“很多故事都发生在下雨天。”Sam开始故作玄虚。“但是那天毫无情调。”
那个日子倒是晴空万里,空气干燥的扼住喉咙,像是能喷出火来。

【第二片】TBC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