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ea田岸-

安静写文。

【SPN】【SD】tomorrow

题目:tomorrow
配对:SD
原作:SPN
分级:全年龄
梗概:在一次战斗后,所有恶魔种类灭绝。兄弟俩可以结束所有的猎魔生活,开始崭新的日子了。
作者:Sunea田岸(喵pie小田)
备注:迟到的祝三米生日快乐!


Dean这个缺心眼的哥哥。
昨晚有些闷热,就开了会儿车窗。而我们就这样睡着了,这一带子摇滚歌曲大概也已经循环了三遍了。
而我吹了一夜风,在一声巨响的喷嚏中,感着冒清醒过来。无可奈何的抽着鼻子。

Dean在睡着前的那几个小时,明明还啃着汉堡笑嘻嘻的告诉我,这个晚上要兜兜风。
毕竟我们都想念堪萨斯的星星。

世界终于太平了。
再无恶魔,再无天启,再无末日。

Dean在这几天精力旺盛,时常自己就哼起歌来。我们趁回程进行了一些简单的公路旅行,忽然又决定回堪萨斯看看。

我们将要开始一段崭新的生活。



不过,事实上是我们提前结束了在堪萨斯的旅程。因为我不得不承认这次感冒还是挺严重的。
我昏昏沉沉的,大概已经烧了起来,模糊间像是回到童年时代的堪萨斯,空气里有枫糖浆的香气。那时候的Dean还是一个喜欢吓我的小屁孩,他兴致勃勃的讲着外星人的故事,而我约莫也才四岁,竟然对这个画面恍然间清晰如昨,我看着他手舞足蹈的,竟不哭不闹,仿佛可以相信这个人的所有话。

“Sammy?”
他大概在我白发苍苍的时候也依然这么喊我吧。
“好些了吗?”
“地堡……是不是没有食材了。”
我神志不清的答非所问着,眼前Dean的脸庞也是昏花一片。我感到自己的嘴唇正在干裂,全身酸痛,缺水至极。
“嘿,喝点水!”
你看,从我记事到现在,哪怕我什么都不说,他也总是懂我最需要什么。
我对我们接下来的日子真是向往极了。



我躺平在床上,听见Dean从水龙头里接水的声音,听见药片晃动的声音,听见拧毛巾的声音,听见关上灯的声音,和他的脚步声。
太多年没静下心听一听生活,我的耳朵里总是充斥着枪响与尖叫,大概会很早就失聪吧。
Dean开了电视,尽管我并不想他这么做,我观察着他忙碌的身影,一点也不会觉得无聊。
“哦,我得买点吃的回来。”Dean刚走到我床边放下水和药,就急匆匆的又想离开。
我很冲动的拽住了他的手掌,他的手掌可真粗糙,上个星期我们最后一次猎魔的伤疤还留在上面。我清晰的听见自己说:“陪我聊会儿天吧。”
Dean明显怔了一下,目光缓缓飘过来,我便把体温计递给他,他笑了下说,“快退烧了啊,还是没胃口吗?”
“想问问你我们接下来要去做些什么。”
他拨开我几缕被汗黏在脑门儿上的头发,手指抚过我的眼睑和鼻尖。这让我想起童年洗澡的时候,他会帮我擦拭身体。
“你选吧,夏威夷,大峡谷,还是迪斯尼?”
“我想先和你好好的逛一次街。”
我的嘴唇还干裂着,一笑起来真是疼,但心里比淌了蜜都灿烂。



经过这么多年的刀枪沥血,我的身体倒是被磨的格外强壮。
第二天我就好的差不多了,兴高采烈拉着Dean要去逛逛街。
“你小时候可从不会像别的小孩子一样缠着哥哥买玩具,现在怎么?倒着长了?”
我假惺惺的挥过去一拳示威,“你这个外套都买来十年了,换来换去也好像只有这几件外套。我们不能去逛逛新衣服吗?”

这样的平静简直让我们有些措手不及,想把每一秒都填的满满的。

“先生,我们最近这款卖的比较火。”
不过Dean看起来也并不在乎这些,只是看到我喜欢,就笑眯眯的要付钱。

我忽然想起来一些计划,走出商店后我撞了撞他,清了清嗓子很严肃的说道。
“我们也开家商店赚钱吧。”
“我们?能卖什么?”
“我们开书店啊。”我的嘴咧的更大了些。
“你小子的聪明劲儿还真是一点都没被磨灭。”Dean损我,我发现他目光里有什么东西,又亮了起来。

“我简直要等不及了。”
新外套衬的Dean精神极了,我很开心的又捞着他要去把头发剃一剃。
Dean的掌心里有汗珠。他笑起来的样子让我想买个画框永远的装进去。

理发师问起我头皮上一道深深的疤痕,我笑而不语,剥了颗薄荷糖吃。
“这里有没有好的糕点店,嗯,擅长做派的那一种?”
我扯开了话题,对着镜子里的自己也笑眯眯的。



我看着Dean笑的像个白痴,近期他总是这么放肆的笑,仿佛再也没有顾虑了。
“嘿,我不得不说这是我这一年内吃过的最好吃的苹果派!”
“你开心的话,我们多买点回去,可以慢慢享用了。”
“可以开个啤酒party吗?”
“就我们两个人,还称得上party?”
但Dean不再言语,连眼睛里都是笑意,他一直看着我。
也许他想的跟我一样,这样的时光里在彼此身边,怎样都是最快乐的一个party。

我们买了些生肉和蔬菜回到地堡。我披着一身灰尘终于翻到了一个可以当烧烤架的东西,奋力的刷了好几遍,掌心通红,体力透支,但是我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我看见Dean在那边唱着歌整理着书籍,为我们的未来做着准备,尽管歌已经走调,但是我开始喜欢他唱起歌来。
Dean把枪又擦了一遍,然后锁了起来。那一刻我默默许愿,希望会是永远。

Dean把书整理的不错,井然有序的。
我在厨房里探出头往Dean的方向看,结果撞上了他的目光,我的心用力的蹦跳了几下,而Dean……我感觉到他的眼睛里也在跳跃着光芒。



“干杯。”
Dean轻轻碰撞了我的杯子,我们第一次这样轻松的干杯,我激动的仰起脖子,有一些从杯子的边缘漏了出来。
Dean抽了张纸轻轻帮我擦拭,我看着他忽然很想吻上去,吻他温热的脸颊和粉色的眼睑,吻他的十指,吻那些粗糙的伤口,吻他脖颈上的疤。
几杯下肚,Dean的脸庞竟然开始泛红,我们仰头看着星星,夜空像一块毛毯就要覆盖下来,我晃晃悠悠的,一定是有了睡意。
而星星会倾泻吗,会落几颗在我们的面庞?
我忽然意识到,我们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安静的躺在彼此身边看会儿星星。上一次还是坐在impala的车前盖上,听着她的引擎声。

远处竟然放起了焰火。在这儿看起来一小簇一小簇的,接连不断的绚烂着。
Dean兴奋起来,他更靠近我了些,他趴在我的耳旁喷着酒气,说话已经有些模糊不清。
“嘿,你记不记得,那场……差点引起大祸的烟火?可是我……我好开心啊……你,你过来拥抱了我,你说谢谢我,你说我是全世界最棒的哥哥。”
“Dean……”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后面几句话咽了进去。
沉默了一会儿我决定告诉他,而且要大声的告诉他,我感觉自己也有点醉醺醺的了。

“本来就是。你本来就是全世界最棒的哥哥。”

我像个小孩子一样雄赳赳气昂昂的,特别骄傲的,还挺直了腰板说道。
Dean又笑了,他过来搂了搂我,但是我抱住了我的哥哥。
“我还是喜欢烟火。”
我在他耳边吐着酒气说道。

这个晚上我一辈子都不会忘了。
但我们美好的一辈子还有很长呢。



Dean坐在椅子上,端着一杯咖啡喝。
太阳光均匀的洒在他的脸颊,我的哥哥,十年如一日的英俊。
我经常整理着书籍便望着他出了神。意识总是模模糊糊的,看来太闲散也是不行。
有顾客进来,夸我们的书很特别,店也很特别。
Dean就眯着眼睛对人家笑,他今天又穿着很久前我们刚结束猎魔时买的那件外套。
他总是这样,他大概是世界上最念旧的家伙。
今天还要不要拉他去逛一逛,也许十年后的一个午后,Dean会穿着今天我送给他的这件外套,依然对着一位顾客笑。
我把书架整理好,走到Dean身边,空气里又开始弥漫枫糖浆的香气。多少个十年逝去,我依然不哭也不闹,静静的看着面前这个人的一举一动,他的眼泪和微笑,他的善良和责任,他的伤口与脆弱,他的死亡与复活。
他说的所有话,跨越所有时光——我们平静抑或伤痕累累的时光,直到今日,我依然都会相信。



我翻身,下床。光着脚踩在地板上,为了不发出太大的声响。
每当我这么做的时候就总是想起来,童年的时候Dean皱着眉担心我的样子,好笑极了。
我在偷偷的笑,想起他那时候的语气:“Sammy,不穿鞋乱走是会着凉的!你会咳嗽的更厉害的!”

最近我总是在半夜两三点左右醒来,然后偷偷摸进Dean的房间,在一片暗中就像是能看清他的脸庞。
那在梦中会偶尔流泪,偶尔扬着嘴角的脸庞。
今天我走的更近了些,我蹲在他床边,甚至能闻见他的味道,他的呼吸很均匀,向我扑来。
我想起小时候有一阵子喜欢摸着他的耳垂入睡,他时常开玩笑,耳朵大也是被我拽的。

我将脑袋整个儿的放在他的胸膛上,我承认这个动作很大胆,但他没有醒,我的心跳又漏了几拍。
我听见他的心跳声,与我自己的缠绕在一起,我隔着他的衣服,吻他的胸口。

接着我发现Dean醒了,但他继续装睡。我早就发现了Dean呼吸的特别有节奏时就是在装睡。这点我从小时候被命令一起睡午觉时就发现了。
看吧,他的每个细节我都了如指掌。



但什么也没发生。
只是我起身离开了Dean的房间,还不忘轻轻带上了门。
我忽然想起他锁着枪的地方。我知道钥匙他会放在哪里。

于是现在我凝望着我们俩的武器,曾有过的所有武器。
他们冷冷的反光。
几分钟后我吻了吻Dean的某一把枪,接着放回原处。
扣紧锁后我知道,它们是永远的被锁上了——我就是知道。

再去睡一会儿吧,我想。
明天还要交换着开impala上路,来一次夏威夷之旅呢。

END。

评论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