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ea田岸-

安静写文。

【J2】【AU】他是猫(2)

标题:他是猫
作者:Sunea田岸(喵pie小田)
分级:全年龄
配对:大学生Jared/带着秘密的猫Jensen
梗概:他的生活被一只猫搅乱,而这只猫似乎带着故事而来。大学生Jared与傲娇猫Jensen的一箩筐欢乐糗事,与许多难以忘怀的时光。
只是,秘密揭开的时日还有多久?
备注:虽然还没写完,但保证是HE

祝月月生日快乐!

-11

如果把时间轴推回Jared与他心中那位“Jensen”都还年幼的时候,那次日落大概是轴上最鲜明的一抹亮色。夕阳浓厚的像是铺满天际般,空气中盛开的花香浮在他们周围。
而Jared承认,在漫长的时光里,他从未释怀过那个场景。可只有在梦中才能相见。
小Jensen的脸庞背着光,问起一个他们都还生疏的词语。他并无法看清那一刻Jensen的目光中会闪过怎样的情绪。但是他面前响起的语调颤颤的,于是他的心也跟着抖。
Jensen的问句也和花香一样飘在空气中了,Jared边思考边看着Jensen的脸庞在光影中沉沉浮浮,似梦非梦的气氛让他呼吸困难。就这样,那幅场景与那些句子留到了今天,他隔一段儿时间,就会梦回。
他的心里一直住着过去的两个小人儿。

-12

每当Jared回到十余年前的那天傍晚,又见那个明明爱极了玩笑话,却忽然出奇认真起来的Jensen,那些句子又开始围绕着自己,振动双翅,时刻不休,找寻它们一直以来的存在感时,闹铃就会充当一个极其无情的存在,催促他不要再被困在梦境里寻寻觅觅了,回到现实里继续焦头烂额才是正确的选择。
可今天他摁掉了闹铃,希望那个从未做完的梦继续在自己的身上生长。

好景不长,一阵尿意毫无准备的汹涌而至,肚子上猛的传来了压迫感,两双小恶魔一样的爪子正到处探着路在他身上冒险。Jared觉得自己要被击溃,临近崩塌……而猫大爷却还在继续充当着清晨按摩师。

但是,当Jared睁开眼看见一双刚打了哈欠后水汪汪嵌着泪水的眸子正盯着自己,竟迷迷糊糊的重合起梦里Jensen的影像来。大概都是名字惹的祸,他放任自己不再清醒。
但猫大爷并不想轻易放过还在犯困的Jared,Jensen一爪子挠在Jared的肚皮上,把他唤回现实。

Jensen可也真够聪明,接下来继续踩下的每一脚都正中要害。Jared终于按捺不住抻开浑身的睡意,再不坐起身不知道要被Jensen闹到何时了。
可当Jensen被甩下来的时候,先是假装乖巧的卧在被窝里,最后还是颠颠儿的跟着Jared奔向了马桶旁,这会儿它可一点都不冷漠了,与初次见面判若两猫,它扬起脖子哼出带着倦意却几乎能掐出水的一声,歪着小脑袋蹭蹭Jared,再用长尾巴扫扫Jared,金绿色的眼眸里如同亮着昨日八点半的星星。
Jared已经懂了,猫大爷有事相求。
他闭上眼睛叹了口气,甩了甩腿却不小心把拖鞋甩到了几里开外。Jared懊恼的抓了抓头发,结果Jensen迈着猫步把拖鞋优雅的叼到了Jared面前,还优雅的舔了舔爪子,又洗了洗脸。
“好吧,说,你有什么事。”Jared头痛的摁着太阳穴,直觉Jensen将要成精。
Jensen立刻消失踪影,再出现时正叼着半袋儿不知从哪里扒出的色彩鲜艳的包装袋,已经被啃咬的不成样子。而等Jared再定睛一瞧,那大概是他买了却一直舍不得吃的贵族零食吧。
Jared努力平息了一下怒火,而Jensen还继续厚脸皮的跳到他大腿上,尖尖爪子留了些鲜红的痕迹,Jared倒抽了一口凉气,强忍着没作声,毕竟Jensen再在脸上来一道可是不太好忍的。而Jensen踮着脚尖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开始用脑袋继续顶了顶Jared的侧脸,像是要求他帮忙打开这一袋给自己享用一般。
Jared怎敢不听暗示,他假笑着为Jensen撕开了他连续一周都舍不得撕开的零食袋,然后心碎地盯着Jensen跳下去,悠闲地衔出来一块儿,又一块儿。用鼻子凑近优雅地闻一闻后,粉色的小舌头便舔上几下卷入嘴里,嘎嘣嘎嘣咬的可欢快了。
看来猫大爷这一路的乖巧跟随,只是因为他饿了,而自己省吃俭用的一袋零食,就被Jensen当做了早餐。而且不得不说,Jensen虽然吃的优雅极了,但还是留下了一地咬的七零八落的残局。
Jared咬了咬牙,今天一定就要把这个小祖宗给送出去。

-13

“Jensen,乖乖待在寝室,中午下课我就回来。”Jared假笑着嘱咐着猫大爷,打开水龙头接了满满一杯,他需要灌几口水让自己冷静一些。
Jensen很无辜的抬头,像是听懂的样子。

Jared锁上门后,Jensen百无聊赖卧进窝里,胸闷气短。它耷拉着眼皮够了够被分了身的布偶,又去Jared的床边磨了磨爪子,接下来,它有了一个计划。

其实他刚变成猫的时候,也没有这么聪明灵活的,为此没少吃了苦头。时常遍体鳞伤,而现在还留着很多伤疤,它这两天会故意遮掩,怕被Jared发现。
不过发现了又如何呢,自己现在不过是一只被他不小心捡了回来的流浪猫,与Jared毫无瓜葛。

一只猫所能承受的苦难,Jensen竟然数都数不过来。有几年它时常趴在垃圾桶上,等候着谁的剩菜,他对此感到知足。毕竟比起最初被所有的野猫围攻和自己身上的毛总是缺着几块儿淌着血,这样能晒太阳和闻见食物味道的日子,大概是天堂。
不过它一直挺害怕下雨——躲在哪里都要担心自己的性命安危,本就不再新鲜的食物被淋湿后开始发臭,它为了填饱肚子还是要吃下,却又吐的一干二净,吐在了人类的东西上,于是被叫喊着追打,刚刚痊愈的毛发再次秃了好几块儿,眼睛里有些淤血。不过Jensen还是持续地告诉自己,得撑住。
霉运总是相互连接,好运也不曾单枪匹马,自己从不曾与好运沾边儿的。也许都留给了这次遇见了Jared?Jensen安慰自己。
这十几年的时光,他们彼此苦上加苦。

生活从不给你机会随机应变,也从不等待你何时准备好了。你所能做的只是硬着头皮挨日子,然后去习惯它——Jensen边想着边迈出一只脚去,但是暮霭已散,他也找到了自己所确定的原点与归宿,他不能再浪费与失去了。
除了全力以赴外,剩下的要以时间来一锤定音。Jensen并没有十足把握该如何发展这个故事,他不知道是要一直以崭新的面目替代Jared的回忆,或是告诉他,自己真是巧了,当了回忆本身。

-14

Jared正用笔杆子撑着脑袋以防自己磕在桌子上,困意袭来的毫不讲道理。一晃神瞥见窗外一个立着尾巴散着小步的身影,正沿着墙边把自己投射在玻璃上。
猫大爷来找自己干什么——不!Jared转念一想又摇了摇头,它一定是来找茬的吧。
Jensen还在悠闲的甩着尾巴,它用爪子扒拉了一下玻璃,眼神像是在对Jared示意。
“oh……”Jared再次摁起脑袋,并不知道几秒钟后即将发生的事情——
“Padalecki同学,请你来谈谈你的看法。”教授从厚镜片儿中扬起眉。
Jared听到自己的名字后条件反射的猛地弹了起来,一阵哄笑后他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教授的问题是什么。

Jared低着头接收四面八方的嗡嗡声,直到捕捉到——“你看那只小猫!”女生A用手挡着嘴向女生B耳语。
“我见过它,我见过!可是它不太爱搭理人的样子……”
“现在看起来挺活泼的呀,你看!”于是Jared的目光顺着女生A指过去的方向,Jensen正在舔一下爪子,扒一下玻璃。
“这个蠢货……”Jared的脑袋要裂开了,但他知道Jensen大概想要做什么。
他注意到Jensen大概是吃了什么东西,用舌头舔过的爪子染上了色,正在玻璃上拼凑成一个短句。
那个短句正是教授刚刚提问过的问题。

“我们下课去抓住那只猫研究一下吧。”
后排传来一个男生刻意压低的声音,但躲不过Jared此刻异常敏感的听力。
果然那家伙惹了麻烦,这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会包容自己遇见了一只成了精的猫啊。
“怎么研究?你不怕它伤了你?”
“小事儿一桩。”

Jared编了些胡话,竟然愚蠢的过了关,他在坐下的那一瞬间,慌张的望向窗外背过身去又甩起尾巴的Jensen。心跳有些不平稳,他暗暗握了握拳——
God…看来最近可不敢送走这个祖宗了,怎么能不顾猫大爷的安危呢。

连Jared自己都没发现他有多渴望早点下课。他一心想着一会儿要怎样飞速的抱走Jensen而不惹人发现。这个乱惹事的家伙啊……Jared在心里哀叹,但他认为自己不紧张也不担心,可是怎么会呢,微微颤抖的身体早就把他出卖了。

-15

Jared踏着下课铃冲出教室,他第一次这么及时的奔赴下课,没有留下继续研究课堂内容。
在抱起Jensen的那一刻,他才长舒了一口气。
而Jensen在Jared的怀里紧贴着他的体温,舒服的又打起了呼噜。Jensen合上眸子感受着来自Jared的奔跑与颠簸,他们的方向现在是共同的,那个小小的寝室,他们的屋檐。

他的室友Mike这几天总是不在寝室,而Jared衬衫的纽扣又掉了。他有些懊恼的坐在床边,Jensen在毛绒绒的毯子上眯缝着眼睛,安静的看着Jared笨拙的样子。
后来不知怎的睡着了,可能这样的安逸让Jensen容易疲倦。倒是从前没有定数的时光,让Jensen总是一副活力满满的样子。
脑海中又闯入树林深处蔓延着湿淋淋血迹的场景,那个花色有些凌乱的母猫已经奄奄一息,几只还温热的新生儿还在不知情的依赖着。

又想起找到Jared前的苦日子了,也许不是刻意的,只要一静下来,它们就一浪接着一浪拍打过来。
可是Jensen现在已经不怕了,他抖抖耳朵,Jared翻找东西的声音让Jensen边享受,边沉浸。仿佛这心安将延长至永生永世。

从那以后Jensen养成了一个习惯,开始喜欢闭紧眼睛,或是把脸庞埋进身体中,缩成一个圈——这些时候Jensen不想睡着,他习惯了装睡。
他就竖着耳朵,连呼吸都放缓,静静听着Jared在他身旁制造出的一切声音,渗透进生活里每一个细节的声音。

-16

Jared依然去那个新餐厅吃午饭,不同的是,这次他带着Jensen。
照例,点了份鸡肉三明治,加了份蔬菜沙拉,一杯现磨咖啡。
刻意的忽略着Jensen闪亮着渴求午餐的目光,他一会儿得带着Jensen去学校外面的超市买猫粮和猫砂……哦,好像还不是很近。

Jared咬了一口三明治后,他们面面相觑,Jensen一直盯着Jared,仿佛是坚定自己的目光能让Jared动摇立场,去再加一份三明治。

随着愈发的饥肠辘辘,Jensen展开了最后一招。他轻松一跃就上了凳子,在Jared的背后用小脑袋轻轻拱着他的脊梁骨,耳朵不断的蹭来蹭去。而Jared只是伸来一只手,敲了敲Jensen的脑袋。
越来越大胆了,Jensen忍下来没有一口咬下去的冲动。
他继续在Jared背后晃悠着,时不时蹭过Jared的胳膊,把脑袋凑到鸡肉三明治上,几乎要下口了!Jensen兴奋的让耳朵扫着上方带着胡茬儿的下巴。
结果Jared猛力磕了下来,Jensen立即眼冒金星,继续回背后隔几秒拱一次。

可Jensen也只能在心里默默抱怨——怎么当了猫后,对吃的兴趣不见消减,反而更加浓厚了呢。

Jensen这次干脆直接跳到饭桌上,对Jared一秒都不愿放过。
Jared先是怔怔的与Jensen面对面了三秒,然后用脑袋去撞了撞Jensen的脑袋——但Jensen实在把它当成一个很愚蠢的行为。结果下一秒就在不经意间被Jared又刮了鼻子。
Jensen压了压怒火,继续保持一副百年的傲娇模样。不知怎的,在Jared面前他无论以什么模样,都和十几年前一样想要任性,想要玩闹,想要嘻嘻哈哈开着玩笑,再温柔的与他相视而笑。
而今天,大概也算是另一种实现。

“我怎么敢忘了伺候猫大爷您呢,开玩笑的啦——”Jared拖长声音,并不觉得自己很欠揍。
Jensen的面前出现了一块儿崭新的,仿佛连肉汁也更加鲜美的三明治。接着Jared笑眯眯的补充道,“嘿,没让你发现我悄悄买给你吧?”
其实Jared挺苦恼的,他不认为这种成了精的猫查一查维基百科就能了解,哪怕只是最基本的了解……

Jared又补上几句,让Jensen险些一爪子上去——像小时候那样好好的欺负一下Jared才能让他明白现实:
嗯,猫大爷,您都成精了。要是爱吃人类的食物,我以后天天给您做。
不过,您看,这猫砂……您还需要吗?

TBC

下更预告:超市购物的一箩筐欢喜日常。Jared开始学习给猫大爷学做一些人类食物
Jensen的过往时光继续揭开……

“没想到你还是保持着十几年前的笨,真是没变,想笑你的我除了想笑你却什么都变了。你啊,到底是怎么一直照顾自己的。”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