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ea田岸-

安静写文。

【J2】【AU】他是猫

标题:他是猫
作者:Sunea田岸(喵pie小田)
分级:全年龄
配对:大学生Jared/带着秘密的猫Jensen
梗概:他的生活被一只猫搅乱,而这只猫似乎带着故事而来。大学生Jared与傲娇猫Jensen的一箩筐欢乐糗事。只是秘密揭开的时日还有多久?
备注:虽然还没写完,但保证是HE

-1

Jared在半梦半醒中伸了个懒腰,脚趾忽然触到一团毛绒绒的肉球状。他伸开五趾,绒毛就溜进了他的指缝间。再来回动动,他的潜意识判断着被子里大概闯入了小精灵。
他忽然就清醒过来,动了动身子后,那毛团竟直接压住了他的脚。Jared揉揉眼睛,看见床尾卧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小猫,正大模大样的趴着,抑制着他的血液循环。那猫见他望过来,竟还舒适的摇了摇尾巴,眯了眯眼。
Jared猛地抽回了脚,却也不小心将那猫吓了一跳,脚背遭到了小猫本能性的一挠。他抽了口凉气,瞪着脚背上的血印子,又看了看浑身毛发直竖的小白猫,最后把一腔怒火化成了一声叹息。
那猫飞快地跳走了,跃过他们阳台的缝隙。Jared想这一切都是有因果的。第一,他为何住在一楼,第二,他得问问Mike干了什么好事,阳台竟缺了那么大一个口。

-2

如所有故事的开头,我们需要让男主角率先登场,只是Jared Padalecki并不众所周知而已。他属于在茫茫人海中被淹没的那一种,并且Jared认为自己是一个忠诚的——不爱好生活的人。
Mike曾评价Jared有过度的强迫症,每一天都过度紧张,认为自己什么事情都做不好,却又都想做到完美。“你实在是给自己太大压力了。”还没认识Jared多久Mike就评价到,然而Jared只是很勉强的扬扬嘴角。然后两人继续就干起各自的事情——基本上是Mike制造噪音,而Jared一边排斥还不得不忍受着这些噪音。
生活,不过是一件累人的事情。每天阳光刚洒在脸颊上时,Jared便本能的想着。

自那小猫跑走后又过了一会儿,Jared依然坐在床上保持发愣。待他终于缓缓起身从旁边的衣柜里随手捞出一件衣服套上,蓬松着头发挪下床时,Mike已经打了招呼出门去吃早餐了。
他们虽然同住,但从不同行。
Jared边刷牙边盯着镜子中立起的几根头发,内心里再次旋起无精打采的气息,该死的周一,该死的要赶作业的一周,又要开始了。

-3

Jared又检查了一下衬衫扣子,将桌上物品按照他喜欢的方式一件件摆好后,又确认了三遍钥匙是否放在口袋里,这才舍得离开了房间。
他今早准备去学校的那个新餐厅,露天的位置让他感到呼吸顺畅,他点了份热狗,搭配现磨咖啡,接着将笔记本电脑摆上了桌。
边吃早餐也不放过学习任务是他的家常便饭,正忙着他将讨厌的洋葱挑了出来放到桌
旁,压根不知道没多久他一拂袖子就全给碰到了地上。
他本想打完这几行字就将其捡起,没想到脚踝竟传来一阵有些熟悉的温热触感,扰的他心里痒痒的。一低头果然是早晨那只小猫。他怎会不认得?这只刚刚挠过他的小猫。细看才发现雪白中只有耳朵根带着浅浅的花色。金绿色的瞳仁像是有细碎的阳光。倒是有些……迷人。
它的尾巴轻轻扫过来,像是很亲昵的蹭着。它正用小鼻子努力嗅着那块洋葱,仿佛是当成了赐给它的食物。最后发现不是美味,便失望的摇了摇尾巴,接着翘起来用脑袋顶了顶Jared的小腿肚。
Jared想,这会儿你饿了,知道对我温柔一些了。脚上的伤口似乎还在疼着,但俗话说冤家路窄,既然逃不过,那就别硬倔着了。其实Jared不想承认是自己有些心软。他咬了一大块香肠下来,若无其事的装作嚼不动,然后抛给了小猫,看着它喜滋滋的吃完。
小猫抬眼望向Jared,他感觉它的眼神有些不平凡,但具体也不知怎样形容。仅仅是惊讶着,他为何能从这只猫的眼中读出感谢。
结果这位小祖宗吃完后直接蹦上了桌,用爪子优雅地踩了踩Jared的键盘——而此刻刚刚好是word的界面,上面有一行字正缓缓显示出来:“Thank you.”

-4

Jared被咖啡呛到,且烧到了喉咙。而小猫依然盯着他,用一本正经的无辜眼神,用Jared平生里见过的猫界中最丰富的眼神,盯着他。可Jared分明从里面读出了几丝得意洋洋。
Jared一边狠狠瞪回去,一边飞速收起电脑,拎着包就准备走。他想,今天大概是自己还未清醒。也大概是,真的遇见了何方神圣。
没想到逃一般的快速走到教学楼附近后,小猫依然颠颠儿的跟在他身后。
Jared正好遇见踩着滑板的Mike,急中生智借了他的滑板踩上去,即使他并不是很老练,还拉长嗓音保证着过会儿来找自己要滑板,就这么跌跌撞撞冲向教学楼的坡前,一个急刹车后抱起滑板拔起腿就冲向教室。
Mike还在后面被Jared吓的一愣一愣,应该是相识以来第一次见到如此活力无限的Jared。不过说实话,这样大幅度而刺激的表现,倒真是帅气极了。

Jared回头极其认真的确定了一下,终于不见了猫的踪影,他长出了一口气,拍了拍胸脯。

-5

Jared非常老练的为他的生活做出了总结——好事不成双,坏事来聚堆。走霉运就走到底。走好运?他二十年出头的人生还没真真切切的体会过这两个字的深奥定义。
而这个周一,Jared已经做好了可能会倒霉到连入睡前都会被自己口水呛醒的准备。

他也就今天晚饭时来了兴致,想尝尝新改良的热巧克力。没想到一转头研究作业就不小心把那杯奶昔碰翻成底朝天,正滚烫着洒了他一胳膊不说,关键是那醇厚的巧克力色正向着键盘里缓缓渗去。Jared急忙补救也为时已晚,他刚心血来潮开了头的作业和几个来不及导出的作品,就这样被困在了一具可能是暂时,也可能将永远冰冷下去的“尸体”里。而他引以为傲的,唯一用心维护着的宝蓝色心肝,已然安详的沉睡过去。
待Jared颓唐了好一阵子后发现该去洗洗袖子时,巧克力基本已结了块儿干在袖子上面。远远看起来……也是足够令人想入非非的。所以当他起身去洗手间时,也难怪大家都感叹起来,斜着目光看他,有的甚至还夸张的捂了捂鼻子。
不就是……Oh,shit!

Jared很干脆的脱口而出。

就说Jared总结的定律太过经典,惨就要惨到底——一场雨说来就来,丝毫不向Jared这种并不会随身携带雨伞的人们打声招呼。
这场雨让天色彻底的暗了下来。Jared依然不舍得用背包挡雨,尽管他的宝贝儿的确已经死透,但依然是他的宝贝儿。他一咬牙便硬着头皮冲进雨里,大步踩着水洼,即使这样的加快速度会让他从头顶到裤脚都被洗了个遍。
而更惨的还在后面——Jared又遇见了那只猫,而这次它的神采飞扬全数褪尽,留着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小猫浑身的毛发都湿漉漉的,紧紧贴着身子,样子狼狈极了。它似乎正在寻找一个可以躲避的,且足够温暖的地方,于是在车轮前徘徊已久,犹豫地伸了伸爪子,最后还是哆嗦着,笨拙地将整个身体都缩进了车底。
Jared有些担心,毕竟那儿并不是什么可以完全信赖的避雨地,万一车主没注意就开动了车……他不敢往下想了。
这么一下子,他竟想把小猫给哄着抱出来,虽然Jared依旧认为自己这个想法是欠揍的。

-6

他渐渐靠近那儿,看着瑟缩起来的小猫,胡子都正在打着颤,那双金绿色的眸子像是盈了湖水,在大雨瓢泼的傍晚中闪闪发亮。
Jared承认自己每次最招架不住的,便是它的眼神,这总能带给他一种奇怪的能量,而且是新鲜的能量。他的心微微的抖着。
Jared竟然就这样一咬牙下了决心,管它是小精灵还是小怪物,枯燥的生活里闯入了童话,Jared看起来惶恐而不耐烦,其实他的内心正在缓缓的蔓延上色彩,而这一点他自己都没觉察到,他甚至一直认为是自己的心太软,既然看见了,便舍不得放小猫在这里。也从没准备过,这次看似暂时的抱走,让一个故事措手不及的拉开了沉寂已久的红色幕布。

Jared蹲下去,对住小猫的眼神,做了个张开双臂的姿势,他感觉自己一定非常滑稽,刘海儿被雨水紧紧的黏在脑门儿,自己也正感受着透心凉的飞扬,却还要在这儿哄着抱出一只小猫,而且是早上刚刚挠过他的,让他一整天都惊吓过度的,不平凡的猫大人。
猫大人终于扭着猫步跳到了他面前,那股子傲娇劲儿即使没了英气的毛发也丝毫不减,不过被淋透后剩下瘦的可怜的躯体,倒让Jared心里一揪,原来这位猫大爷的日子看起来并不好过。

Jared并不会抱猫,以极其奇怪的姿势抱起来它,猫大爷看起来也并不舒服,懒懒的哼唧了几声,Jared只好笨拙的安抚了几下它湿漉漉的毛。

-7

眼前最着急的事儿是给猫大爷搭建一个暂时的窝,而且Jared把那构想的十分温馨。
他翻箱倒柜出一些小褥子和空调毯,不怎么熟练的铺在了自己床边的一个角落,还扒出来一个不知某次抓上来的布偶,样子虽然又脏又丑,但起码也算是个……温馨的玩具。
但猫大爷看样子并不怎么高兴,也可能是刚淋了雨的关系,在地上无精打采的趴着。
Jared又手忙脚乱的抱起它裹紧浴巾里,丝毫不顾胸前那一大块水印子,急步走向浴室开始试探水的温度。
他感到这大概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挑战。小猫本能的恐惧着热水,没有目标的乱挠着,活力十足的扑腾着,而自己已经无辜的中奖了好几下。
最后在彼此的威胁与妥协下,总算为猫大爷洗漱完毕。Jared温柔的挠了挠它的毛发,大爷也象征性的甩了甩尾巴,接着舔开了毛。说实话,Jared很想笑出声来却不太敢,毕竟他算是怕了这位猫大爷。
——刚洗过澡后的样子真是滑稽极了。

Mike今晚大概不会回来了,猫大爷又安静的卧在了床尾,它似乎特别喜爱那个地方。而Jared也累的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听着床尾处某只因为过度舒服而轻轻响起的鼾声。
“嘿,你的窝,我专门为你布置的!”Jared比划道。
然而小猫只是淡淡的瞥过来一个“凡人请安静”的眼神,Jared就不敢再多什么,放任猫大爷继续任性。

“不过,你是不是需要一个名字啊?”
Jared自言自语道,心情也莫名的轻快起来。
“泥巴?”Jared想起它方才狼狈的样子。结果床尾处立刻飘来一阵低吼,Jared觉得自己如果不换个名字可能右脸就立刻会被挠上一道专属爪印了。
“雨点儿?”Jared想,毕竟这是个雨天啊。结果扭头望着某只时,又被冷漠的眼神二度攻击,它大概不是很喜欢这么可爱的名字。

沉默了半晌后,Jared鼓起勇气开口,他没来由的想起一个名字,他本不该想起的名字。
“Jensen,OK?”Jared闭着眼开始自己笑自己。
那边竟然没有动静。Jared又转过头去,看见小猫已经闭紧双眼糗着一张脸像是早已沉睡的样子。鼻尖依然湿润,偶尔还是会随着呼吸抖几下胡子。

Jared继续笑,起身过去抚了抚它的毛,准备把它抱进窝中,虽然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猫大爷会被吵醒且为自己盖上专属爪印。
结果它依然沉睡着,只是Jared看到窝内的光景时,遭到了沉重的一击。

那个他难得翻找出来的玩偶,被扯成了两个玩偶。
算了,也许是Jensen比较贴心,怕它一个玩具会寂寞,于是再创造出一个作伴。
奇怪——怎么就自动确定了这个新名字呢?再叫起Jensen的感觉,恍如隔世,或许也真的如隔世一般遥远了。
这么一牵连,Jared忽然抱紧了怀中那个爱打呼噜的毛团儿。那么就Jensen…Jensen吧。反正你也没有反对啊,猫大爷。

-9

深夜十二点后,猫耳朵抖了一抖。
随着钟表的咔哒——咔哒——脚趾冲破毛发,四肢拼命伸展,头颅拼命扬起渴求这属于人类的空气,绒毛全数褪去,睫毛如重生蝴蝶的翅尖,颤抖如常。
一个男人从冰凉的地面爬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最后伸了一个懒腰,作为一切的结尾。
只有在这样深沉的夜色中,他才能涅槃为人。
而这背后的故事,说来长远。
但他终于找到了这个人,千山万水,没想到竟然正确的来到了他身边。
并且,自己的名字竟仍然停留在他的心尖。

-10

Jensen想起很久以前的一次日落,他们并肩坐在夕阳中。
Jared回过头,眼神中的酸涩几乎要溢了出来。
“成长的过程,大概就是梦流失的过程吧。”
一字一句烙印至今。

可是我又回到你身边了。
如果一切都还来得及,这一次不妨让我一直留下来,陪你一天一天的找回那个梦,拼凑成我们曾一起梦过的模样。

Jensen俯下身,悄悄的在Jared的额角留下一个吻。
金绿色的眼眸在如墨的夜中盛着一种苦尽甘来的笑意。


TBC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