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ea田岸-

安静写文。

【J2】关于樱花的随笔

Jensen大概是今天全剧组裹的最厚的,Jared偏头看着他被雨水打湿的泛着暗金色的头发,笑容不自觉的飘上嘴角。
他故意向Jensen挪了几步,紧紧蹭到了他的肩膀。Jensen两手揣在口袋里,嘴唇有些抖。漂亮的睫毛正不住的扇动。
Jared悄悄将手伸进了Jensen的口袋,他的手要比自己小一号,正好藏在掌心里,热度慢慢归回到Jensen的手指间。
Jensen抬起眼来,目光向Jared靠去,这一刻无法言喻。
Jared很想搂搂他,看着Jen有些发颤的双肩会发现他真的被这场雨冻的不轻。但后一秒导演就呼唤他们准备补妆拍下一场。

今日拍摄的是季终,不过他们还有十二季,还有更久的以后,也许他们可以打下记录,他们真的可以从Winchester的青春诠释到白发苍苍,也许他们真的就这样创了一个世界。
而无论哪个世界,他们一直是并肩的。

Jared和Jensen约定好了,等退休之后就像剧里所梦想的一样,钓着鱼,看夕阳,喝奶昔。开着房车带上妻子和孩子来个环游。

一阵风卷过几片樱花落在Jensen头顶,那花瓣还带着未干的雨滴。Jen并未发现,还在温习着下一场的剧本。
这场Jared的台词比较少,于是他更早一些抬起头,看见花瓣覆在Jensen发间,像是种温柔的点缀,就安静的流连在那儿,如翻山越岭终于找到归宿。
他趁导演安排站位前走向Jen,想要为他摘下那几片花。就像见面会上接住Jensen的后半句话一样自然,为他擦去额角几滴汗一样自然,为他的午餐里多放几片火鸡肉一样自然——虽然Jen总说他不爱吃,或者是在Jen低着头快步向前时张开双臂拥住他跟众人打起招呼来一样自然。
他如此自然的为Jensen摘出了那些花瓣,它们打着旋儿落了地,像是满足而亲昵的舞蹈,Jared对它们微笑。

回过头却发现Jensen正凝望着自己,目光里酿着一片奥斯汀的星光,就像他俩各自住的房子之间相隔着的那片九点的天空。

人生不需只如初见,十年后他们比初见更坚固。

Jared想起那次醉酒后,他们依然持续的干杯,持续将对方灌的更醉。他不记得是他吻了吻Jensen的额角,还是Jensen又在醉意中发挥出脸红着乱吻一通的坏习惯,双唇还带着方才未散尽的酒香,一次次的触着自己的鼻尖。而右边脸颊还总是有一阵阵湿漉漉的触感。
Jared的心里其实常常惊涛骇浪。

十年之后,还有很多很多个十年。

Jensen感到袖子不再灌着冷风,雨后的阳光是久违的暖意。他的心情格外明朗,跟Jared并肩走向他们的站位,准备下一场戏。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