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ea田岸-

安静写文。

【SPN】【SD】secrets

标题:secrets
配对:SamDean
原作:SPN
梗概:原剧向。Dean和Sam吵架了,却在一次猎魔时偶遇,而这是一场特别的猎魔……
警告:虐
备注:借用了1116猎摄魂怪时的一些梗
作者:喵pie小田

00

Dean Winchester在通往雨林深处的顺风车上被颠醒。他在大口的灌了凉水后依然睡意昏沉,反而是胃酸翻搅上涌,令他想要干呕。
他有些后悔让Sam独自开起impala,一周前他们吵了个天翻地覆。他把车钥匙愤怒的扔在Sam身上。但至今为止Dean仍旧不懂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好姑娘押给那个混蛋。
Dean摁压着自己残损的指甲,压抑如此刻的暮色压上山头般,他感到窒息。

意志仍有些混沌,Dean让自己清醒的方式很特别。他将太阳穴贴在车窗玻璃上,忽如其来的冰凉刺痛了他的脑神经。
他是来猎魔的,在这林子深处。他想没准儿会遇见那个小混蛋来一起查案。其实这次他们彼此都愧于主动联系对方,不过倒是都稍微平息了些。
Dean很少来到这种地方,身子正随着颠簸而摇晃。司机似乎是许久没有洗过一个舒服的澡,仅仅用一只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频繁的挠着头发。当他发间的皮屑越攒越多且顺着指间开始飞扬时,Dean本能性的往左挪了挪身子。而这时司机终于舍得减速下来,看样子也应该离目的地不远了。

两分钟后,前方飘来声“到了”。那司机转过头,相貌倒是憨态可掬。“我是Todd。”他笑的一脸褶子,Dean对他真的生不出什么好印象。
“Dean Winchester。”Dean不太情愿,但还是去握了握Todd的手。“嘿,也许你需要我的带领,这里的路可不太好走。”Todd又去抓了抓头发,Dean屏住呼吸,边打开车门边点头。

01

Dean远远的就能看见那间用来住宿的房子,低矮的建筑,墙体已经斑驳。一片冷冷清清的破败之感从头灌到脚底。不过Dean倒是觉得,若不是发生了这件事,这里依然会是个旅游热点。
“Mr.Winchester,您的胆子也是不小的。”Todd憨憨的笑着,然后提醒Dean注意脚下,这片似乎还隐藏着一些小沼泽。
“请问这几天有别的旅客刚刚到达这里吗?”
Dean还是没忍住,那些字儿从嘴中蹦跳出来。
“哦,昨天来了个大个子。这年头像您这样的冒险者倒是不少。”Todd拾起地上一片巨大的树叶,又自言自语道:“这个一会儿给Sam带去好了。”
“Sam?那个大个子就叫Sam?”Dean几乎想要揪住Todd的衣领,没想到真的如他所料,自己和Sam再次撞到了同一个案子里去。还是他们曾一起捉过的怪物。
“对了,他倒是也姓Winchester。”Todd似乎是才反应过来,抓耳挠腮的样子让Dean撇了撇嘴。
“该死的,那是我弟弟。”

Todd敲了敲门,似乎与旅店的主人早已熟识的样子,勾着肩热络了几句后,转身招呼Dean进来。
Dean险些被霉味儿呛了出去,屋子里似乎飘荡着万年不散的尘灰,也堵住了所有想要拥挤进来的光线。
他挤出一个微笑,对着老板点点头,以方便一下为借口,蹬蹬蹬上了楼并掏出EMF。
没想到却跟一个壮实的大个子撞了满怀,而那夹克的味道明显来自Sam。Sam低头扫了他哥几眼,然后又慌张的躲开了,那副不在意的模样实在伪装的不够老练。
“嘿,竟然会碰见你,而且被你这个混蛋抢先了一步。”Dean一边揉着后脑勺一边跨到同样老旧到吱呀乱响的另一块儿木板子上,但依然感到摇摇欲坠的。他没什么好气的把EMF换到另一只手上,开始继续向前。
“我找过了,没有任何蛛丝马迹。没用的。”
Dean没好气的从嗓子里挤出一声,“随便吧。”然后努力的迈开了步子。Sam无力的扯开一个笑,反正Dean从不愿认真的听听自己说话,也从不愿多了解自己什么。

Sam故意将下楼的脚步拖的沉重,以此表达自己的不快。他将眉毛拧成一团,对那个名字仍旧不想再言语什么。

Dean在楼上被尘灰呛的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抱怨了一句。而这会儿床底下忽然传出一阵窸窸窣窣,他连忙趴了下去,另一只手也随时准备好了反击。但一切的发生都比他的想象要迅速的多。
他被拖拽了进去。他坠入了一个无底深渊。那时他还不知道,他将会走入的是最爱之人的潜意识之地。

02

Sam正认真的啃下一块搭配着黄油的吐司,便听见了Dean被拽入前最后的呼喊。他感到整颗心剧烈的颤抖起来,那块儿面包卡在了他的嗓子眼,如他此刻的心情一般窒息。他摇摇晃晃站起身,碰歪了桌椅,跌跌撞撞的朝楼上摸索去。
“Dean?Dean!”Sam不想承认自己连声音都抖了起来,那该死的Todd二人也不知忽然消失到了哪里。Sam正急切的走着神,忽然感到脚脖子一凉,接着他被拽着脚踝猛烈的摔倒在地,脑袋狠狠的撞击了地板,他晕了过去,并且也被拽到了那块深渊。

当他们各自醒来,迷茫着双眼早不知身在何处。那时候他们还不清楚看到的都是对方内心深处的空间。这儿有那些悬浮在半空中或是围绕在自己身边的记忆气泡,还有一些五彩斑斓的厚重云朵,似乎储存着昏睡的潜意识,它们慢慢下沉,几乎想要将人包围。

接着Dean看到了一条河,而Sam看见了一个种了好几棵果树的后院。

03

Dean虽还在迷雾中前行,且看见在河中光小Sammy不无惊讶——他看起来也就五岁的模样,脸上依然不小心挂了块儿彩,头发刚刚修剪过,后脑勺处很整齐,但前面的刘海总乱蓬蓬的,就连那份对Sam刘海的糟心也在回归时原汁原味。Dean这才恍然,似乎是明白了自己也许正穿行在老时光中,但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嘲笑沉浸在炎热的夏季里正在河中光着臂膀游泳的Sam。Sam却好像将目光直接越过了自己,兴高采烈的看着远方的阳光晒在草坪上。Dean有些担心的猜测在这儿自己也许只是无形。事实上的确,Sam实在是看不见他几十年之后且正跨越时空来探望一下他的老哥,他与水花正玩的欢快。
Dean似乎想起了什么,而画面也正沿着他的想法向前。Sam果然搜集了一大把奇奇怪怪的石头,还为此准备了一个小袋子。他一脸满足的拎了拎那些石头,然后爬上岸拾起上衣。
“Dean说想要特别的生日礼物…”Dean注意到Sam在这个年龄经常自言自语,也只有在那段年龄Sam的眉毛才不会总是皱着。
可后来发生的事情Dean自然从未忘记,Sam在回去后便因为那次游泳而感冒,哪怕正值闷热的仲夏。几天后他们发生了童年中最严重的一次决裂。因为一件愚蠢的小事儿,Dean的怒火熊熊燃烧,直接抓起Sam桌子上已经彩绘了一半的那些石头,大力扔出窗外。Sam红着脸一头撞上Dean的胸脯,Dean闷闷的哼了一声,接着揪住了Sam的刘海,把他撂倒在床上。
Dean俯视着他的弟弟,Sam反倒出奇的平静了下来,泪水顺着眼角不由自主的一串接着一串,Dean的心窝酸涩了一下,但仍然逞强的转头便走。Sam因为感冒而鼻塞气短,耳朵仿佛也被堵住了,他缓缓的直立起来,世界在他眼前晕头转向。
他咳嗽着走向外面的草地,那些石头散的零落,他最满意的几块儿彩绘石甚至不见了踪影。Sam瘫坐在草地间,阳光缓缓爬上他的脸。他想,Dean的礼物就这么泡汤了,而他和Dean说不定也会泡汤,Dean从未想了解过他,从未。

而房间里的Dean,正担忧的望向草坪里那块儿小小的影子。几十年之后的Dean Winchester也同样面临着与Sam争吵的问题,于是他将目光落在从前的自己身上,他想,哪怕总是搞不清Sammy的小脑袋,但这样不知如何迈出第一步道歉与解释的尴尬竟从未改变,即使岁月已经淌了几十年,自己仍然在想道歉时踌躇,仍在关心时改口,仍在想靠近时离开,仍在每一秒Sam注意不到的瞬间悄悄呵护着他。

04

Sam觉得这些果子的香气足够令他饥肠辘辘,而接下来的震惊则使他把饥饿抛到了九霄云外。他发誓自己看到了Dean,十二岁的Dean,正是年少轻狂的Dean,而他正有些费力的爬上树,并没有发现Sam的存在。
Sam忽然想起那一年有好几周,三明治里忽然出现的新鲜果酱,他正好奇怎么前脚说了想吃,第二天便如魔法般实现了愿望。而这个几十年的谜团此刻揭开在他眼前,Sam的目光不由变的湿漉漉的,如果他没有记错,Dean的骨折也是发生在那几周里。
原来他英勇骁战的哥哥也会因为默默满足一次Sammy的愿望,而不小心从树上摔下来,Sam清晰的听见Dean沉闷的忍住了痛,吃力的翻过了身去,脑袋上沾满了草,样子滑稽而可怜。
Sam心里的冰块儿开始融化,他想自己一直抱怨哥哥从不愿费心去了解自己,可他又何时在意过Dean的一举一动,Dean关心他的细节,和Dean的所有牺牲。
他似乎又闻见了那股果酱的香甜。半晌,一个看起来十分脆弱的气泡浮到他面前,里面载着Dean假装无谓的面对着Sam说,摔折我的胳膊完全是因为我太贪玩。


Sam闭上眼睛,忽然间时空倒置,一阵天旋地转,接着他发现自己置身于几年前的汽车旅馆。
Dean将脑袋搁在床板上,侧脸擦伤的有些严重。若没有记错,这应该是关于易形者的一次案子。此时Dean正揣着一瓶凉水,像是要降下自己的体温,与火热的伤口。

可无济于事,那块靠近腹部的伤口依然在开裂与渗血,Sam在Dean永远无法发现的空间里看着他哥哥的血慢慢染红了那块布料。
Dean开始挣扎着挪向抽屉翻找着,在一如既往的凌乱中横躺着几瓶威士忌,他找了几瓶酒出来,Sam猜他大概是准备自己缝合。
Dean熟练的起开了酒瓶盖儿,大口灌下了几口,作为他自己的麻醉。一些多余的则顺着嘴角淌下来,滑落在衣襟上,最后Dean的上衣被那瓶威士忌打湿的有些斑驳。
Dean开始缝合的时候,脸部的肌肉都在颤抖,汗液随着酒精一起淌了下来。Sam发现他哥哥的手有些颤抖,但是穿过肌肤的针线频率却从未停下片刻。最后Dean几乎倒在了硬床板上,肩膀竟然在微微的抽搐。Sam于无形中慢慢走向他,发现Dean正喃喃着,Sammy,Sammy…

Sam又靠近了一些这个时空里正脆弱着的,他曾以为无所不能的哥哥。发现在床头的角落里竟贴着一幅画,而自己从未注意过。
是六岁时画给Dean的,漫天大雪里他正堆着一个雪人。那是为数不多的Winchester的快乐时刻,哪怕实在是被Sam画的歪歪扭扭。

05

“你到底又隐藏了多少秘密?”
Dean发现那个时候的自己几乎是在逼问着Sammy,那副气势凌人的样子在他现在看来很想冲上去好好来一拳。
Sam的倔还是几头牛都拉不回,他从小这样倔到了大,每次倔起来都会偏过头去,狠狠的沉默着。
“你为什么不能和我商量一下,不能和我商量一下再去那么做?”
“我希望你无需为你的叛逆付出代价。”
“今晚我要开走impala。”
Dean自己印象中最生气的时刻就包括这次,他甩门的动静吓到了隔壁,一个金发女孩儿探出头来瞪了自己一眼。
而现在的Dean,看着当时被自己甩门而去的Sammy,他就那么望着墙上几块被震掉的油漆,像小时候做错事那样,鼻尖红通通的,可还是不想承认自己即将有一场崩溃的大哭。
Sam瘫坐在地上,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可Dean不知道这背后的含义。他其实原谅Dean没什么时间去更加的了解自己,正如他有颗千言万语不知道怎样向Dean表达的心。
“Dean,我做这个交易花了三个不眠之夜的时间。”Sam竟然独自面对着一面墙,开始自言自语。这个时空的Dean开始心绞痛,他想要流泪,却没有泪水。
“也许你还不知道是什么交易,只知道我做了交易,去换一个现在你十分需要的东西。你十分需要,你相信我。”
“而且他不是恶魔,他不是恶魔,这点你也要相信我。”
Dean于虚无之中缓缓走向那一年的Sammy。Dean蹲下来,想要把Sam包进怀里,就像小时候他的小Sammy每一次受了委屈。可是他只揽住了Sam周身的空气。
“我用今后再见到他时可以存活的一次机会,换取了你现在所需要的,不,是你现在最需要的。”
“希望有一天,终有一天,你可以理解我,你可以全部的懂我,Dean…”
Dean心里的防御被Sam的几句话全部击溃,地震,洪水,泥石流,他的心里正在经历所有灾难,他失控而崩溃的跪倒在地,他多么想穿越所有时空的隔阂,贴近那一瞬间的Sammy,给他一点温暖,哪怕一个对不起,一句我理解,一个习惯性的拥抱。
可是他只能站在时间的远处当一个观摩者,谁也没有力量足够去改变过去。但如果给他回到过去的机会,他会先拥抱Sammy,比每一次拥抱都更要难忘的那种拥抱,然后自己把自己揍一顿。


“Sammy。”
Dean知道他的弟弟听不见,也感受不到。可他还是这样紧紧的搂着他了,虽然一次次穿透了他的身体。
“不过,我想。我也没有再遇见Todd的机会了吧。所以,其实你也不用担心。”

Todd的名字卷起了最后的海啸,Dean的心脏彻底崩裂开,他瘫在地上,无力的盯着那个看不见他的Sam,泪水全部憋在一块儿却无法在这个地方涌出,他的眼睛通红,他觉得自己近似爆炸前的膨胀。
“不过他这个人倒是挺恶心的,一挠头发啊,那皮屑就总是到处乱飘。”Sam自己把自己逗的破涕为笑,而Dean第一次尝到了,什么叫再也没有希望的,痛。

06

Dean近似癫狂,他到处找着出口,可到处都是被Sam的意识所堵死的墙。不得不说Sam的世界里也近乎全部是Dean。
Dean带上那个护身符的场景;Dean第一次笨拙的为他做一个三明治,结果将厨房弄的一片焦糊;Dean每天早晨找寻昨晚丢下的袜子;Dean为Sam吹头发却将Sam的头发几乎全部打上了结;Dean和欺负Sammy的男生打架;Dean摔碎了商店的花瓶害得Sam也被留下一起打工……
甚至还有Dean早晨鼓起的内裤,Dean无意间喃喃出的几句梦话,Dean无意中落在他们房间的几个安全套。
Dean终于理解Sam对自己的迷恋,就像自己生命中最放不下的那块归属,是只属于Sam的。他们紧紧相连。

Dean想自己找到了出口,直觉使他确认。

那个场景是John终于答应他们去街心公园玩一次,Dean省下零花钱给Sam买了数不清的糖果,就像他对着Sally幻想的那样。
Sam边奔跑边享受甜蜜,结果跌倒在草坪上,但是翻了个身继续傻笑着,满脸的青草让他看起来像个调皮的孩子,事实上Sam很少这样活泼,看的出来他是真的很开心。
而Dean看见年轻的自己跑过去跟Sammy扭在了一起,也弄得满夹克青草,一点都不符合那下巴上已经冒出的青色胡茬儿。
而John站在远方,很平静的笑着,看着他忽然幼稚起来的儿子们。

这个时空的Dean凝望着这些画面,也有那么一丝动摇,毕竟这么多苦痛后他遇见了他和Sam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刻。
可他再次清醒过来,他得回到现实,而这美好,无法停留,也只能成为他梦境的出口。是为了在出口迷惑他,挽留他,才会再经历一次这样的美好。

于是他成功回到了现实世界,刚巧的,Sam也刚刚闯了出来,在自己面前踉跄了几步。他们就那样,彼此面对面着。

07

可谁也没注意到身后的Todd。
子弹穿透了Sam。
他倒下的弧线,如一片疲倦已久的落叶。
Dean跌跌撞撞的跑过去,却没有接住他的Sammy。
Sam狠狠摔在地上,但眼神片刻不离他的哥哥。
Dean抚着Sammy的脸,一遍又一遍呼唤他的名字。后面跟着一句又一句的对不起。
Sam非常费力的笑了笑,喉咙里拼命抽着最后的几缕空气,他似乎有话要说。
Dean能看出来,在这最后的一刻,Sam足够卸下他的悲伤了,他出生时便在Dean的怀抱中,又一天天在那怀抱中长大,最后这里竟也成为了他的归处。
“嘿……Dean,我不生你的气了,我都原谅你了。”

时间静止在这一刻,万物无声,空气里到处漂浮着细小的尘埃,Sam感觉他们在发光。
他闭上眼睛的那一刻,Dean的眼泪落了一滴在他脸庞,又滑落到地板上,脆生生的,响的有些刺耳了。

08

Dean Winchester孤身浴血奋战。
他一把火将Todd他们的尸体烧掉,红着眼睛,咬着牙尽力忍住喉咙里不断上涌的呜咽。
Dean背起Sammy,但Dean多想当作Sammy仅仅是中了暑,或是如小时候那般感了冒走不动路一样。

09

Sam五岁的时候格外喜欢和Dean一起洗澡,他喜欢让Dean给他搓背,搓的红彤彤浑身都辣辣的疼才罢休,还喜欢让Dean为他的头发揉出泡沫,然后开了浴头很温柔的帮他冲洗。
Dean在几十年后坐在地堡的浴缸旁为Sam最后洗一次澡,轻轻的擦去他身上的血迹,温柔的将他带着泥土的头发冲洗干净,最后整个为他的弟弟擦了一遍身子,这最后的一切,他要自己为Sammy做好。

Dean闭上眼睛,仿佛就能看见五岁的小Sammy正穿着John大的出奇的拖鞋,显的尤其小的脚丫带着拖鞋呱唧呱唧的向自己跑过来,结果因为拖鞋大且刚沾上了水,Sammy被鞋滑的一下子跌进了自己的怀里。
小Sammy肉乎乎的,脸蛋紧紧贴着哥哥,他呼出刚吃完糖果又喝了开水的热气,Dean感觉侧脸痒痒的,却又舍不得去抓一下。

Dean就这样不肯睁开眼,骗自己回到了过去。

他吻了Sammy的额头,让他早点睡觉。可Sammy又闹起来让自己再吹一遍头发,于是Dean无奈的搬来吹风机,结果因为吹了太多遍,Sammy的自来卷都打起了结,开始干燥了起来。Dean只好垂头丧气的又帮Sammy洗了一遍,看着他湿漉漉的卷发,Dean还是忍不住把小Sammy拥进怀里,再一次用浴巾为Sammy裹干。

当Dean终于下定决心睁开眼睛时,只有白炽灯凄冷的亮着,蒸汽都拧做一团,他开始有些喘不过气,灰尘里有一只飞蛾正在孤单的扑火。

10


Dean发着愣,不知该何去何从。



END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