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ea田岸-

安静写文。

【J2】【甜】start

标题:start
配对:调香师Jared\灵感源泉Jensen
警告:Jensen外冷内热设定,人物大概都ooc
梗概:一位调香师终于遇见了他的灵感源泉
作者:喵pie小田

甜饼一发,祝玥玥生日快乐!


-

Jared动了动胳膊,昨晚不知怎的就睡在了桌子上,害得他险些撞碎了一瓶小样。他在一群饱满着香气的瓶瓶罐罐中醒来,清晨总是这样不经意的到来。
太阳刚刚升起,光线还毛茸茸的。Jared伸展了下筋骨,昨晚的香薰十分宜人,屋子里充满了他最喜欢的柑橘香。习惯性的端了杯子后起身,机器的运转交杂着咖啡豆醇厚香气让心情也惬意起来。
今天下午有个花园party,他准备带上一瓶小样,让朋友们发表些评价。他想自己总算能去透透气了,近日的繁忙令他胸闷气短,连对味道的灵敏都失去了些微频度。让他有些慌张的是,他对味道竟然快要失去了灵感。
他轻品了口咖啡,今天的味道深沉而具有层次感,牛奶的分量刚刚好的融合进,又不失一丝霸占了口腔甚至思想的立体感。他忽然有了对咖啡元素与巧克力元素的灵感,却转瞬即逝。这样的香甜系列似乎并不少见。

他叹了口气,又捉起几片花瓣添进橘皮中,却再次摇了摇头,这个味道也不够触人心弦。
他在找寻那份让他的心跳再次狂躁的味道,让他再次疯狂的味道,让他为之清醒的味道。

-

Jared晃着香槟走到了花园里唯一的一条长椅旁。毕竟在那儿安静坐着的人,在喧嚷间格外显眼。
他的暗金色头发裹上了一层阳光,Jared眯了眯眼,而调香师的职业本能让他首先捕捉到了一种从初见起便足够沦陷的味道。他堆砌了好些词语想要形容,匆匆的刨出几个来——沉静如仲夏夜中的湖底,清澈如雨后初晴,且带着一丝与世隔绝的意味。几乎是橡苔与雪松木的完全结合,期间又点缀了万缕白檀香。
Jared杯中的香槟停止了小型波浪,而他的心中却被卷起滔天骇浪。越靠近一步,那香气便如同生出双翅,围绕Jared更紧。这何止唤醒了他,这令他置身于一片隔绝尘俗的气场中,仿佛望见小时候那片鸢尾花丛。他欣喜,他疯狂,他足够为此停滞不前,也因此扬起波澜。
那男孩抬起眼,淡淡的望着他,那清冷与Jared感受到的味道不差毫厘。那片目光停在他面前,那人的眼中也仿佛融着星海。Jared觉得自己看见了一片纯白,却也是一片最令人惊叹的色彩,足够永垂不朽的色彩。
他忽然被灵感击中,就像触电般,浑身颤抖。他望见那人的眼神动了一动,但仍然没有开口。
“你……你好。”Jared只好努力平复自己,向他的灵感之源走去。
男人将头稍稍抬高了些,只是微微眨了下眼睛。
“冒昧打扰了……但是,谢谢你激起了我的灵感。”Jared挠了挠头,有些前言不搭后语。
男人歪着头轻轻笑了下,然后与Jared碰了碰酒杯,轻轻品了一口。
“可以喊我Jared。但你介意我询问你的名字吗?”
“Jensen。”男人的嘴角弯弯的,好看极了,但是却还是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Jared对这方面还是挺敏感的。
Jared有些尴尬的不知如何接话,他平常应当是个从容的,且内心疯狂的,热爱社交的人士。
可Jensen如同绊住了他,却又像敞开了什么。他在此刻埋怨自己没有记得太多的形容词,他只好联想起味道——他想起青柠的酸伴着奶酪的甜,他想起雨后森林柔和的清爽,他的心一片明亮,于是想起那片住在他心里已久的鸢尾花。
“我……我还能再次见到你吗?”Jared承认自己有些唐突了,但他无法克制。
他也没好意思拿出自己的小样,他甚至有些害怕破坏这样的味道与气氛。
而Jensen仅仅起了身,没有回答什么,笑容也淡了下去,他与Jared擦肩而过,而Jared却还在那片气息里,无法回神。

-

Jared回到房间开始埋头研究,他那被激发的灵感不断撞击着他。他的架构中充斥着Jensen的影子,他承认他为Jensen而神魂颠倒。那几分钟的相处像是敲开他的心门,他甚至责怪这一切来的太晚了。
他将那些刺透他的美妙瞬间奇妙组合成了一种新的味道,如同谱曲般流畅,味道在他眼前组成了音符,他开始荒诞的想跳一支舞。这个味道里有猝不及防的甜腻,有扰人心弦的酸涩,有无人之境的清冷,还有那不易捕捉到的一丝温和。
Jared如同完成了一个新的世界般,原料与新香料的混合和谐如一体,而他的心里正狂躁的跳动着,他几乎是浑身淌汗的站起了身,那个疯狂的Jared终于回归了。
他觉得那味道足够吸引他,因为沉浸在其中,便能看到他们初见的画面般。
他下了一个让自己都大吃一惊的决定,他要追求他的灵感,追求他的迷恋,追求Jensen。
Jared要再次寻找到Jensen。带着这瓶为他而制的香水,嵌着爱意,送给他。

-

他通过party主人找到了Jensen的联系方式,尽管这样做的时候Jared依旧带着冒昧打扰的愧疚。而且他得知了Jensen的大概路程,于是他开始习惯于在公车站的椅子上进行等待,为一场有缘分的“偶遇”。
他带着小样的第五天,Jensen终于出现在了这个公车站。他依然是那么沉默而难以接近,但是他迷人的令Jared无所畏惧。
他按耐住自己的情绪,装作不经意的走上前,拍了拍Jensen的肩膀。
Jensen的目光转向他,Jensen的味道依然令他无法移动,Jensen今天的西装换了颜色,Jensen今天的头发依然被阳光呵护着。
Jensen这回倒也不笑了,只是一直盯着Jared,这让Jared险些要逃,可还是忍住了。
Jared深呼吸一口,“Jensen你好,我们竟然又见面了。”
Jensen点点头,睫毛颤动了一下,那上面的光芒也簌簌落下。
临近黄昏时刻的太阳把小镇染上一层暖色,Jensen即使在这暖色调中,也依然独处。
“希望我…没有打扰到你。”Jared只好向后退了一步,又挠了挠头发。
Jensen的话少极了,但Jared对他的声音也是沉迷至极。其实他沉迷于Jensen的所有。
在灵感被开启之前,他从不相信一见钟情。但是Jensen如同一把钥匙,为他打开了一片新的天空。
即使他看似触手可及,却是遥不可及。

-

Jensen喜欢坐在靠窗的一边,他似乎是选择无视Jared也跟着上了公车,把头转向窗外的风景。
Jared坐在后排,鼓起勇气再次拍了拍Jensen的肩膀。
“很想让你试试我的作品,这是我近来第一次通宵!”
Jensen微微扬起了眉毛,有些不知所以然,接着手心里就忽然被塞进一个冰凉的小瓶子。一股香气漏了出来,轻轻包围着他,他忽然少了些许冷漠,仅仅沉默着。
“我可能并不会用上。”Jensen终于开口,离Jared也没有刻意的那么远了。
“没关系的,你……你收下就好。”Jared有些揪心,自己从前可从来不会结巴,哪怕只是一瞬间。
Jensen扭过头去,将小样放进了包里,他注意到那个瓶子挑选的十分精心,很适合那种味道。

Jared坐在Jensen身后,看着小镇里的一场日落,忽然希望时间就此打结,他终于体会到了片刻也是不朽的含义,终于挖掘出了日子中美妙的味道。

-

Jared看过光谱测定结果,轻品了口咖啡,准备收拾一下去车站,这是他追求Jensen的第二周。他每天都会去那个车站。
但是他已经几天没等到Jensen了,而今天他的心跳的让他不能安稳,他有些相信自己的预感。
Jensen果然正背着一整个黄昏而来,还是上次的那件西装,同时他也带来了一种让Jared日思夜想的味道。
那瓶小样,他的作品,他的心血,他的爱。
但Jensen的表情依然淡淡的,似乎这是一件不值一提的事情,也没有主动打招呼,依然如往日一般,站在那儿,与世隔绝。
可这压根影响不了Jared的兴奋。他的脸庞甚至涨的通红,而Jensen只是落上去一个目光,又悄悄的将目光撤了回去。
Jared忽然有了一个疯狂的念头,他想要拥抱Jensen,即使知道自己也许会吃一记拳头。
可是那只手刚刚伸出却又收了回来,他平复了一下自己,还是不要给他带来太多的困扰。
这样站立在他身边,闻着那阵他单独献给Jensen的味道,等着一辆他们将一起乘坐哪怕自己是绕了远路的公车,以及再看次日落。
也许足够顶的上一个拥抱了,Jared有些心酸。

-

车微微摇晃着,Jensen靠着车窗睡了过去,Jared望着他的背影,竟也慢慢沉入梦乡。
Jared先醒来后摇醒了Jensen,他有些慌张的问着司机,怎么已经开到了小镇外边。
“我也不知道你们会在哪里下车啊,这是终点站。”
Jensen怔怔的,倒也没说什么,只是迅速下了车,Jared连忙跟了过去,此刻已经挂满了星光,而他们从这里走回小镇,需要太多时间,时间一晚,本就不太熟悉路,更是不好认。
Jared能发现Jensen是有些害怕与气馁的,他的背影没有之前那么隔离于人世间了,他仿佛是需要求助一般,一步一步向前走着。
Jared自然想给他无限勇气,他向Jensen的身旁奔过去,而这次Jensen没有故意绕远。
他扭过头看着Jensen在黑暗里的侧脸,仿佛带着光的人永远不会不小心沉入暗中,于是Jared坚信自己也被照亮了。

在这个晚上,Jared见证了一个有些不同的Jensen。他们都无心再找回去的路,索性一起躺在了草坪上,起先他们离的很远,后来Jared借用道谢的理由慢慢靠近了Jensen,他竟没有拒绝。于是他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在车上睡了太久让他们此刻都进入无眠的状态。
“谢谢你喜欢这份礼物。”
“没什么。”
“其实我是一个调香师,所以你能喜欢我调出的味道,是我的荣幸。”
“……”
Jensen经常性的选择沉默,不过Jared知道他在听。
“我挺喜欢我的工作,希望你也是。”
“……”
“我现在的桌子比较乱,不然真想邀请你过去看看,而且我还会做早餐。”
Jared自言自语了好几句。

“可以啊。”Jensen忽然回答道,Jared身子一颤,拥抱的冲动再次涌上他的脑海,但他还是告诉自己——克制,要克制。

结果Jared最后睡着了,而Jensen依然无眠。他忽然觉得今夜的星星没有那么寂寥了,而有一股温暖终于得了自己的特赦,正穿膛而过。
Jensen扭头看了看熟睡中的Jared,一只萤火虫停在了Jared的鼻尖,他抽动了一下鼻子,像是要被吵醒了。
于是Jensen扇了扇,萤火虫便向前方飞去,逐渐又化为一点,一闪一闪的消失在远方。
“我很喜欢这个味道。”他正包裹在Jared调出的气氛中,失眠整夜。
而Jared正在梦见这味道。

-

Jared端出金灿灿的煎蛋,吐司上已经抹好了果酱,小饼干也烤的格外精致。
Jensen默默感受着Jared房间中鸢尾花的味道,心情明朗畅快,他喝了口牛奶,嘴边像沾了白花花的胡子,让Jared乐了一阵。
于是Jensen也笑了起来,他最近笑的频率多了起来,连他自己都注意到了。
早餐过后,Jensen在观察Jared的办公桌,上面的试香纸呈扇形散开,无数小瓶子有序的摆放着,中间一架电子秤状的机器,而桌子的颜色明艳的恰到好处,看出来Jared是个有条理且有热情的人,不过分内敛,也会及时止住疯狂。
Jensen再次弯了弯嘴角,如同他们的初见那般。

-

“七点了,Jen!起床!”Jared推了推枕旁的Jensen,朦胧着睡眼按下闹铃。
“Jay,我想吃两个煎蛋。”Jensen的话变的多起来,至少是比起故事的开头。

Jensen走到Jared桌前,无意中拿起一片试香纸闻了闻,最近Jared的风格变得平和温暖,令自己格外安心。
而他也由最初那隔绝般的不食人间烟火,开始变成木质与皮革的温和香。
Jared从前更愿意形容他们的爱为鸢尾花丛,而现在他想出一个新的形容词,他们是彼此的大地。

他走到厨房,轻轻的从身后抱住了Jared,Jared总爱这样忽然的一颤身子,想来是被吓了一跳,鸡蛋在煎锅中发出呲啦一声,房间里弥漫着牛奶香和巧克力味儿,他们觉得岁月如此流过,在千万种味道包围着的唯一的爱情中流过,真是理想中的美好。

-

Jensen出门上班,身上带着Jared献给他的味道。

-

END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