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ea田岸-

安静写文。

【SPN】【SD】Falling

标题:falling
配对:SD
原作:SPN
梗概:学生AU的SD,关键词是衬衫与咖啡
作者:喵pie小田

松鼠麋鹿的跨种恋爱写手群 群活动

1

这里的所有人都知道Sam每周三会穿一件已经破了洞的衬衫,而目光与询问是换不来什么好结果的,这几乎是常识了。可Dean毕竟是个转学生,不知者无畏用在他身上再准确不过。
Sam让博尔赫斯的诗歌页面在指间哗啦啦流过,接着在Dean的询问间缓缓抬起了头,空洞的目光缓缓对焦,他感到今天的阳光有些晃眼。Dean周身像是有层毛绒绒的金边,衬的他整个人都仿佛融化在明朗的日光中,Sam感觉自己仿佛找回了童年藏丢的那罐蜂蜜,而那金灿灿的一勺正好浇在了他的心尖上。
但他依然一副淡定的样子,无论什么甜蜜的飓风都搅不乱他的样子。他假装平静,就像是希望得到更多。
他刻意的轻描淡写着,瞥给Dean一个没好气的目光,可Sam又怕Dean会发觉自己眼中还没化干净的柔情,匆匆收了回来。
“嘿,同学,我在提醒你…”Dean有些没完没了的,Sam看起来不耐烦,但心底的痒痒挠从未放过他。他感觉自己即将燃烧,爱意的火焰总能灵活的把他吞噬。
他还是骗自己,坚硬而冷漠的活着,一见钟情压根儿是个童话,是可恨的错觉。

“那就算了,我只是提醒你一下,你的衬衫看起来真的有些糟了。”Dean摇摇头,他的叹气声尽量的减弱与缩短,而这让Sam察觉到了。

其实Sam的衬衫何止有点糟?这星期,衬衫前敞开的口子已经足够袒露出他的一小块儿胸膛,衣服原本的颜色也被冲洗的灰秃秃的。他整个人看起来滑稽极了,谁第一次见到他不会可怜他呢?

2

周三下午,Sam照旧去那个咖啡馆。他稍微放松了下自己,看了看腕表,在四点二十分点了卡布奇诺和一些甜点,上来后却只是拿着叉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捣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他精确的等了十分钟后,小口的开始喝咖啡,抿了抿唇后又将咖啡放回原位。日复一日,注意到的人们有意无意的坐的离他远了些。
他倒是也不在意,若无其事般张望着门口,忽然抑制不住的眼睛一亮,接着却又极力去掩藏——生怕真的被谁发现了一样。

Sam望着门口那个男孩儿的一举一动,不忍错过每一秒钟。
Dean的牛仔裤沾了些尘土,弯下腰去小心拍打的时候看见鞋带刚好散开,便又蹲下去系上。那似曾相识的细节如浪花拍打礁石,轻易便聚集了无限力量,撞击着他。
他有些眼花,低下头又喝了口咖啡。奶香与微苦交替着蔓延在他唇齿的每一处缝隙。他喜欢甜一点的东西,比如甜甜圈,苹果派,吐司加上很多奶酪,或蛋挞。
他有想说话的冲动,可他必须表现出来自己是不易接近的,这点他也不想多解释什么。Dean正向他走来,目光里带着依然纯粹的热情,就像他从来不曾被冷场,他们也从未有过尴尬的对话。
他不想说通自己,那是上午刚刚经历过的,令Dean难堪。可Dean此刻笑的不掺杂一丝勉强,Sam也就坦然的抬起头,把目光冻起来,望着Dean的时候却是不够稳定的。
“我能坐这儿吗?”阳光好像都格外喜爱Dean,追着他的脚步走,Sam被晃的有些睁不开眼睛。
“请便。”Sam尽量让自己波澜不惊,可他的声音有点抖,于是他低着头继续搅拌咖啡。

Dean的葡萄柚汁上来了,清香扰的Sam有点想抬起眼来,其实这只是个无趣的理由,他只不过想看看Dean。
“味道很不错,我要了两个管子。你要来一口吗?”Dean的眉眼弯了起来,仿佛世间所有的薄暮与晨光都融在其中,转眼又化成星光点点,熠熠闪亮。
Sam终于开始打破自己的冷漠。他接过Dean推来的饮品,有些不好意思的喝了一口,美味被小心翼翼的咽了下去。他竟然对着Dean轻轻笑了一下,虽然嘴角有些僵硬,可他的确是这么做了。
“大个子,你笑起来很可爱。”Dean指着Sam酒窝的方向咧开嘴。
“我明天……会换一件衬衫的。”Sam含糊不清的吞吞吐吐出这些字眼,他感到双颊热乎乎的。

3

Dean开始主动邀请Sam与他一块儿吃饭。Sam也开始不再刻意躲避,开始打破固执与冰冷,任由Dean与他逐渐并肩。
甚至当Dean让他换下那件衬衫的时候,他仅仅皱了皱眉,接着习惯性的摆摆手。他依然会去坐在那个咖啡厅,而Dean也默契的跟在他身后一起。

他们也许有过一次有点像约会的经历。Sam也没料到自己竟真的答应了和Dean一起去游泳。泳池里共处的气息竟有那么些微妙。Sam仰着头,漂浮在水面上,看了一会儿刷成夸张颜色的天花板,感觉整个世界都旋转起来般,似乎有水流托着他向上,而一股体温也正逐渐靠近他的躯体。
他低下头就望见Dean那近乎完美的线条,Dean的眉毛以及睫毛都湿漉漉的,正向他游过来,他轻轻环住了Sam的腰,笑容却缥缈的令Sam忽然打了个寒颤。
“怎么了?”Dean贴近Sam耳垂,嗓音有些沙哑,独有的低沉调子缓缓颤着,他们冰凉的身体几乎要完全贴在了一起,Sam忽然猛的憋了口气,闭着眼睛沉入池底。
没想到当Sam迎着一阵阵气泡睁开双眼时,Dean那双绿色的眸子正击中他的心脏,他们在水底四目相对,Dean缓缓吐出一串气泡,微微鼓着腮帮子的样子有些迷人。他离Sam越来越近,可Sam想也许还不是时候,也许还不够勇气。

4

当Sam被救生员抱上来的时候整个泳池都有些惶恐,Sam不知道自己险些溺水,正如不知道他已经被别人议论了好久。

“Sam最近怎么怪怪的?”
“他一直都是个怪人啊。”
“不,他最近的自言自语有些吓人……”
“可能是孤独出毛病了,他的想象力大概不错?”
“算了,反正你也不会正经回答我的问题。”

Sam望着周身雪白,而衬衫也不在身旁了,开始发疯般的叫喊起来,他将头发揉的一团糟,绿色的眼睛里写满惶恐,他此刻的绝望足够令他掉落深渊。
他从床上摔了下去,脚踝似乎扭到了一下,脑袋也重重的撞在了床边。但他挣扎着起来,奋力的喊叫着,可只剩张开却无望的口型,哪怕将干裂的嘴唇都扯破,他此刻因为过度紧张也发不出来什么声音。
他一瘸一拐的向前,他想找到那件衬衫——不,他想找到Dean。
可他重又跌坐在地上,愣愣的,干巴巴的,一行接着一行的落泪。

“七床病人,七床病人有状况……”
现实的声音将他拉回,可他感觉自己夹在梦与此刻之间,与其说无法抽身,不如说是不舍。可那愈发靠近的声音仍然缓缓将他击醒,是时候面对真实。
他再次觉得晕眩,身旁的声音倒是渐远了些,不再喧闹的令他窒息,这让他稍稍舒适了些。

可其实,他总该清醒,如同长夜一梦,总有破碎与回归的那一刻,有时候是曙光的照破,有时候是闹铃的惊醒,而有时候正如这一次奋不顾身的溺水。

5


“Sam,我们建议你今天出院后及时去找寻心理专家进行咨询,根据你身边熟人的反应,你的状况现在实在令人担忧,这种事情可真是耽误不得的。”
Sam没有回答什么,将袖口的一根毛线打结了几下,然后拽了下来,踩在了脚底。
他现在只想飞奔去衬衫的身边,似乎这样,那个梦便会再来拥抱他一阵子。

Sam对Dean的暗恋绵长之久,是所有人都熟知的事情,它渐渐变的如同日出日落一样被大家习以为常。
只有Dean本人从未察觉到。

可是当Dean躺在急切停下的车轮旁抽搐时,大多人只是慌了神,在急救电话后就只剩怔怔的凝望着。而当Sam赶来时,所有人投以怜悯的目光,没有人敢多说什么。Dean早已失去意识,奄奄一息。衬衫上有大块儿的血迹,破碎的衣服下敞着伤口,还牵连着几根未完全断掉的线。Dean的嘴角淌着血,胸膛也淌着。呼吸只剩下最后几缕。
Dean死在那间咖啡厅前,在临死前他还不知道Sam的名字,不知道有份沉甸甸的爱,也不知道那个全天下都知晓的秘密。在死亡之前他还在喝一杯卡布奇诺,就像是每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周三下午,没什么特别,等一会儿他还想去逛逛新衣服。他喜欢一切甜的东西,比如甜甜圈,苹果派,吐司加上很多奶酪,或蛋挞。那一天他还叫了许多甜点,都摆在面前,欣赏一般满足的看着,一小口一小口的叉起来,送进口中细细品尝。
但下午茶过后,所有的绚烂,在来不及开始前就已经结束。

6

Sam不敢多去揣摩永别的意义,逐日后,他从不敢思考,变成蒙骗自己的记忆。Dean的音容笑貌几乎是烙印在Sam心上的。比如一个无意间扬起的笑容,比如一顶反过来戴在头上就会像加了层奶油边的蛋糕般可爱至极的毛绒帽。比如Dean喜欢走在右边,偶尔踢起来几颗石子,比如Dean蹲下去拍拍裤腿儿上的尘土,又蹲下去了系了鞋带的样子。比如Dean唯一的一次打架,带着血印子的,被擦伤的鼻梁骨有种决绝的英俊。还有Dean那件最喜爱的衬衫,可是不管Sam怎么修补,残破的依然残破。
Dean在周三离开,在咖啡店前离开,穿着最心爱的一件衣服。于是Sam也套上那件衬衫,每周三都守在咖啡厅,把Dean点过的所有东西都再点一遍。他甚至清楚Dean应该在什么时间喜爱喝一口咖啡,适合配一口甜点。他沉默的爱了太久,他了解Dean的每个细节。
Sam也不管不顾那已经是件毁掉的衣服,不管不顾大家逐渐躲他更加遥远,他有天晚上心血来潮,还在衬衫里面缝出了Dean的名字,一针一线,他几乎要将自己的眼泪也缝进去。
可他的思念过于疯狂,他的思念终究没有放过他。
于是他开始在潜意识中为自己再次塑造出一个Dean。并且这次是Dean先靠近了自己,Sam爱上编这种故事,开始相信自言自语,开始让自己对着“Dean”敞开心扉,他们已经越走越近,在Sam为自己编织的梦中,他们快要补上所有的遗憾了。

Sam用右手在左手心再次悄悄的写下了D-E-A-N,然后将手握紧成一个拳头,他想要相信自己的许愿,仿佛就会像之前一样,Dean正好走过窗前。
Sam经常算好了Dean经过窗前的时间,然后将名字写在手心里,仿佛这样就有了力量,每一天都准备好了勇气去告诉Dean,可又担心每一天都不够合适。
到了最后,他希望哪怕留给他一秒来诉说,可是连一秒都生生的漏了去。

7

Sam感觉苍老带给自己最大的感触是,通往咖啡厅的路似乎越来越漫长了。而那件衬衫也苍老了般,颜色如同自己的皮肤一般难看,又皱又朽。破的口子越来越多了,让Sam联想到自己的手掌。
可他还是穿着,哪怕每晚都要把老花镜架在鼻尖上,眯着眼睛努力透过镜片寻找针线,穿一次就要缝补一次。接着他细细抚过Dean的名字,那凹凸不平的微小起伏从他沧桑的指尖经过,他想起自己为Dean准备过一首博尔赫斯的诗,而在那个未完的梦里,那首诗曾也这般从指间流过。
他多想念给他听一次。然后告诉Dean自己的名字,仿佛还是当年那个有些腼腆的学生般。

Sam从咖啡馆回来,穿着那件已经破败而斑驳的衬衫,它实在被Sam洗了太多年,补了太多次,但Dean的名字依然完好如初。
老Sam照旧将床又铺整了一遍,为自己煎了一块儿牛排,接着他却找不到自己的假牙了,他带着老花镜低着头坏脾气的到处翻着,那边的茶壶开始冒热气,鸣叫的让他心慌。
他又为鱼缸换了水,结果水从下水道弥漫出来,散发着臭气且淹没过他的脚背。老Sam的拖鞋浸在冰凉的废水中,苍老的脚趾忽然失去了知觉。他不由得想起青春时的一场溺水,而后来的事情,无非是治疗与遗忘。这让他失了神,看着远方的炊烟飘上天空,像是终于逃离约束,形神离散的到达一个所期盼着的目的地。他不由勾画出那个目的地该是什么模样,仿佛他也成为烟中的一缕。从此更加自由的,为了爱。
那个目的地大概有着Dean一双明媚的眼眸,有如同他发色的沙滩,有云朵厚重的天空,Dean的衬衫被风吹的鼓起,像是涨满的船帆,随时带着Sam启航。Dean还是像年轻时那样喜欢露出一点胸膛,伸展手臂的样子仿佛要融化在阳光里。老Sam就这么出着神,仿佛真的踩在那块儿沙滩,向着Dean奋力的跑去。早已忘记自己的脚趾被这水快要泡的发白,他整个人都未曾想到动弹。

当他想左右挪动时,却提不上任何气力了。他的喉咙里发出类似于求救的长音节,只能依靠着左右的墙壁勉强的将自己拖到了卧室中,然后一下子摔在了床上。
老Sam还穿着那件衬衫,今天是很多很多年后的星期三。他觉得自己仿佛要沉沉睡去了,眼皮格外沉重,骨骼似乎正在松散,而有什么正在流失。他将手放在左胸口,因为衣料的那边,是缝上去的那块,Dean的名字。

他似乎看见Dean来了,他等了几十年。终于再一次如此真实的又靠近了Dean。Dean的衣服崭新,看上去也健康而快乐。他微微笑着,问了Sam一个问题。


“你叫什么名字?我们似乎在哪里见过?”
“Sam,我是Sam……”

……

桌上的牛排渐渐的冰冷而僵硬了。



end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