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ea田岸-

安静写文。

【SPN】【SD】Forever

标题:Forever
配对:SD
原作:SPN
作者:喵pie小田
备注:给叉叉绘图的一个衍生配文。


1

Dean开着impala一路疾驰,在一条仿佛没有尽头的公路,周围黑漆漆的,荒凉一片。
副驾驶少了一个不喜欢听摇滚的烦人精,却感觉心里空荡的有了回声。Dean抬头看了眼挂在后视镜上的项链,那一直保佑着他的项链,这个世界似乎只有它还一如既往的,随着路面的坎坷而微微摇晃着。
不过自己正是去参加他弟弟的最后一个单身派对,那在他心里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终于要得到一场应有的婚礼。
这将是一个疯狂的婚礼前夜,而Dean的推测总是没错的,他喝的大醉,拿着酒瓶子摇摇晃晃的摔倒在沙发上。Sam也左摇右摆眯缝着眼睛过来寻找他的big brother。
“Hey?”Sam咧着嘴笑道,他终于大胆的笑话起他哥哥,原来人总有支撑不起的酒量。
其实今晚更像一场被狂欢所遮掩的送别。Dean意识到自己是在送他最后一程,送他上新的战场,不必再猎魔,但要比猎魔复杂繁琐一万倍,甚至有时会比猎魔更头痛的人生。
他们最后并排瘫在了沙发上,Sam翻来翻去的哼着,他实在是灌了过多的威士忌,即将面临着一场不安分的宿醉。于是计划好的婚前谈心也泡汤了。
但最糟糕的应该还是Dean,哪怕他感到酒精冲撞着脑子昏昏沉沉,但依然能意识到,这可能是和Sam最后一次一起看着天泛起晨光。他是在内心无声的告别着的。他在心里反复说了再见。只是他不忍说出口,他把那个词语变成最沉默的音量。
Dean张开掌心,是那条联结着他们的项链。那条曾从未取下过的项链,那条哪怕丢失却以另一种方式回归的项链。
在几十年前,小Sammy很当真的望着Dean的眼睛,说这条项链会永远保佑他。
它沾了过多的鲜血,现在也沾上了Dean无法说出口的牵挂,他扶起Sammy,为他带上项链。断断续续的喃喃着,“Sam Winchester,我的亲弟弟,你终于追到了你想要的幸福。上帝保佑你。”

尽管Dean努力告诫自己,拥有坚强意志的英雄不再需要眼泪。但滚烫的液体还是坠落在他受伤的指甲盖上,像个残缺的圆。
Dean望着它,就像能从它透明的身躯里,望见自己悲伤的面庞和灰暗的皱纹。

2

他感到自己就像是顿失了三十年般苍老疲惫——不过,也的确接近如此。这里的时间如光速流动。但是他感谢这里,令他这一生唯一的许愿,如愿以偿。

那指甲盖上的泪水,残破不堪的泪水,似乎正在化为Dean的一生,画面开始扭曲,旋转,刚刚的现实化为影像,沉入虚无缥缈之间,Sammy的脸庞模糊起来,触手可及却遥遥相对,Dean感到自己又掉入这无边际的静止中了。
“Dean Winchester,我们已经实现了你的心愿,接下来就是你自己争取的时间了。”

Dean置身于一个类似火车站的地方,但这里是生与死的轮渡地,几个窗口排着队,有着灰压压的人群,大都丧着一张脸。Dean刚从队里出来,他抬头看看墙上的电子时刻表:Dean Winchester的愿望已经实现,需要他做完偿还的任务后,于第二日发车,通往永恒的虚无。

Dean攥紧手中的票根,上面“心愿”的字体已经被他的汗所模糊,他笑起来如同白昼照亮所有的暗色,因为他想到Sammy,他的弟弟经历了世间的所有苦涩与折磨,现在也该经历世间的所有美好与明亮了吧。他觉得为这个心愿交换永远的消失,是件值得的事。他爱Sammy,渗入灵魂的,不需言语表达的爱。
从生命的晨光到暮色,他一直以这样沉默而永恒的方式守护着Sammy,比如马路上靠近车流的那一边,比如猎魔时的抢先一步,比如Sam在熟睡时颤抖着的梦话,都会让他习惯性的弹起来,然后贴紧了Sam,和他脑袋对着脑袋。
他连梦里的Sammy都想要保护,他想让Sammy知道快乐不是小时候那个红色的,脆弱的气球。快乐应当是充满韧性的。

3

Dean走向玻璃般的候车椅,出售心愿的女孩告诉他,他要把椅子前面那片草原里的所有会发光的小石子挑出来,毕竟生死轮渡的地方也是要节省能源的。
他的膝盖被草原缝隙里带刺的泥土所划破,他没有顾得上清理,努力挑着那些星星点点的光芒,以疼痛去转移精力已经是他的老习惯了。
他怎么能不想念Sam,只是一个梦回,不知真假的另一个世界的影像,他还是觉得有些遗憾,他想再结结实实的来个漫长的拥抱。
他的指头也被磨破了,他全身都是斑驳的伤口,就像这里血红色的黄昏。

Dean拖着疲倦的身躯缓缓坐到了候车的透明椅子上,后背稍稍后倾,让椅背接住了几乎破碎的自己,这才拥有了实物带来的安全感。这坚硬厚重的材质,倒真有点像地堡房间里的床背,他和Sam还一起躺过呢,家的幻觉使他平静了些。
他望着通身呈浅粉色的独角兽从远方奔驰而来,身边全是被淋湿的云朵,雾霭浓重,环绕四周,空气也湿漉漉的。难道这里也有雨季吗?Dean想起Sam小时候伸出还有些肉乎乎的手掌心接着雨滴的模样。

有个身影在他身旁坐下,熟悉的气息一阵一阵的,把Dean的心跳搅的剧烈起来。
Sam慢慢坐在了Dean的身边,陪他一起看这里的晚霞,是七彩的,光辉实在绚烂耀眼,把身边的人他都裹上了一层不真实的光圈。而那落日格外的大,就像他牵起Dean的手,就能帮Dean实现触摸太阳的心愿。
“嘿,我来了,没等急吧?”Sam还笑眯眯的望着Dean那震惊但不能言语的模样。
“你不是应该在新婚之夜吗?你这个混蛋!”Dean几乎脸庞通红。
“你觉得我能抛下你一个人去另一个世界吗?你觉得那就会是我想要的生活?没有你,谈什么生活!”
Sam说完后就把Dean拼命的搂进了自己即使在冰冷的边缘也依然温暖的拥抱。
“混蛋,你这个混蛋……”哪怕痛哭让自己无法吐字清晰,Dean依然坚持喃喃着,他不忍心Sammy又跟着自己来受苦。
Sam仿佛会了读心术:“Dean……没有你的地方才是深渊。你真的不懂吗?”
Dean皱眉的厉害,但是陷进Sam颈窝里的泪水,却依然滚烫。

4

那场生死离别不过几日,Sam却度日如年。
直到现在,他终于再次找到了他的哥哥。

从第一次握着Sam的小手掌开始,Dean Winchester的宿命就已被注定。
从第一次被Dean的手掌所接住时,Sam Winchester的一生所向就已被谱写。
没有旋转木马或是可以讲梦话的童年,只有在奔波里初恋也断断续续的少年,和最后伤痕累累的青年。到现在,他们只剩彼此可以取暖。Dean渐渐养成安慰Sam一切安好的习惯。只要他还没彻底的破碎,就可以依然守在弟弟身边。
It's okay,Sammy…这句话他常脱口而出,从那双还含着稚嫩与希望的眼睛,看到一双疲倦的,沧桑的,几乎含了这一生所有泪水的眼睛。时间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在这双眼间,这脸庞上,度过了十几年。
直到在那个世界中的最后一刻,Dean依然吃力的睁开眼睛,保持清晰的视野,保持在生命的最后一秒的所见也只能是Sam。
Sam握住Dean有些粗糙的手掌,那些敞开的刀口子几乎能塞下他们的故事了。Dean还是习惯性的想包住Sam的手掌为他取暖,可是失血过多令他没有气力,他的手就快要陷入冰冷与凝滞了。Sam就像小时候Dean为他取暖一般,将Dean守护在手心,生怕他下一秒就会消失。
Dean竟然无可救药的笑了起来,笑容带动脸上的伤口,令他明显吃痛了一下,但依然坚持咧着嘴,那双逐渐模糊灰暗下去的眼睛里,竟然也含着笑意,不过是被淋湿的笑意,Dean流了泪,却保持着嘴角的弧度,在这永别的时刻。

因为哪怕他自己真的破碎,他还是希望Sam可以慢慢的安心下来,得到该去拥有的所有幸福生活。

“It's okay,Sammy……”Dean皱着眉,呼吸道开始堵塞。他努力挤出一句话,那么轻却足够坚定。
“No,Dean……Don't go…”Sam感觉天地在旋转,只有Dean的脸庞如此宁静,瞬间即永恒。
“It's okay……”Dean喃喃出最后一句话,本想擦去Sam的泪水,可悬在半空中的那只手,终究没坚持到最后,坠落如枯叶。
Sam将Dean拥进怀里,捧着那张过于疲倦的脸庞,哭的就像六岁那一年。
他一直隐忍,可他不能再将泪水隐忍下去了,不然很多年后人们会议论起来悲伤和绝望也是会让身体爆炸的。

“可是现在,我终于再次找到你了。”此刻的生死轮渡中,Sam在Dean受伤的嘴角留下一个吻,然后结结实实的抱住了他。
Dean浅浅的呼吸着,手指触碰到了弟弟的脊梁骨,这让他感到踏实,就像又和弟弟一起躺在地堡的房间里,分着一块儿刚刚过期的牛排。

5

这里的尽头是悬崖,是瀑布,是永恒的虚无,也是永无止境。
但也有那么一丝希望以另一种形式继续活着。
Sam和Dean坐着那辆像个鱼罐头的水中轮渡车时,同以往的每一日肩并肩,他们在坠落的一刹那共同想着,无论消逝,抑或重生,他们都会穿越艰难险阻,再次回到彼此身边,永远同行,永远守护。

end




评论(4)

热度(27)

  1. Sorento-Sunea田岸-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这篇,生死之类的话题最容易让人泪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