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ea田岸-

安静写文。

Lemon【校园J2】【HE】【to 小然】

标题:Lemon

配对:学生Jared/学生Jensen

梗概:校园j2关于暗恋的故事,可能会有ooc

作者:喵pie小田

给小然,迟到的祝小然生日快乐,每一天都甜甜哒




0

那些温柔又满怀善意的过往
比星期六早晨的梦境 还要暖融融
它们轻盈的包裹住我
如一颗初生的柠檬 酸酸甜甜
那滋味 真像我想起你名字的时刻

1

Jared把暗恋形容成一块儿煎不好的牛排,淋浴时总也调不好的水温,衬衣上补不好的木制纽扣,或是终于摆好相机却再也捕捉不到的瞬间。
他几乎每过几周就会收到一封爱心满溢的粉红色信封,但他的视野里只有一个金棕色的后脑勺,一双碧绿眼眸,以及少年身上独有的柠檬香。
Jared时常转着笔凝望窗外,用三十分钟换来三秒钟的遇见,那少年经常穿着篮球衫飞快跑来,即使是当下随时飘起雪花的冬季,他也总是一身单薄。他的身影会融化在风里,浓缩成一块儿足够Jared回味一天的糖果。
后来他从班里最常嬉闹起来的几个女生口中听闻,那少年叫Jensen,在隔壁的隔壁,成绩和性格都挺好,尤其那一张美好无害的脸庞,和飞奔在篮球场上潇洒的身影,Jared几乎能想象出Jensen额角闪闪发亮的汗水。
Jared在学校的大型活动里,习惯留心于每个细节,去寻找Jensen的身影。他发现Jensen喜欢穿运动型的服装,头发总是很短很精神,有两颗整齐的小虎牙,笑起来的样子标志极了。
Jensen喜欢不加奶油的咖啡,喜欢他们学校的特色——橄榄汁牛排,喜欢再多点一小碗土豆泥,周三的时候喜欢吃蔬菜沙拉,三明治需要少放火腿,从来不吃羊奶酪,有次Jared排队与Jensen只隔了两个人,他听见Jensen很小声的告诉他的伙伴,“我并不热爱那股微酸味儿。”
于是Jensen身后的小伙子夸张的笑起来,“我知道,你只爱吃连沙拉酱都不放的蔬菜沙拉。”
有时候Jensen如果穿了棕色外套,那Jared就会觉得全校园的人都穿着棕色外套,因为他的眼里只能看见那个颜色了。

2

Jared原本就想永远保持沉默的注视,不去打破他们之间这和谐的陌生。只是命运却偏偏把Jensen带到他身边,就像他们真的是命中注定。
当这个活动刚刚出炉的时候Jared就有预感自己又要忙一阵子了,只是他没想到这次Jensen没有拒绝老师的推荐,成为了五个男孩的其中一位,但毫无疑问,Jensen的模样是最引人注目的,有足够的领头风范。

Jared为表达自己的喜悦,多吃了一份土豆泥,只是由于他爱在土豆泥里放芥末的怪癖,当他吃干净第二碗后,眼泪簌簌落下,鼻腔和额头如相通一般,火辣辣的刺痛和神智清明结合在了一起。
“嘿,你还好吧?”一个餐盘在他面前落下,紧接着一张纸被递上来,Jared顺势抬头,一张日思夜想的脸庞差点让他背过了气儿。
他眨了眨眼睛接过餐纸,迅速说了谢谢,然后低下头擦了擦眼泪,微长的刘海儿有点挡住视线。不知道Jensen这会儿是否还凝视着自己。
“我昨天看到通知,照片上有你,这段练习的日子就多多指教了。”Jensen捧起一个汉堡咬下去,今天的番茄酱格外新鲜。
Jared抬起头,迎面撞上Jensen的目光,他美好的让Jared慌了神,他有些窒息,他一边尽力平复下呼吸一边开始想象,Jensen的眼睛里是不是沉淀了星辰万千。
“嗯……有伤心事儿?”Jensen的声音第一次如此靠近自己,那亲切的温柔甚至有点儿缥缈。
“芥末而已,但是很美味。”Jared笑了下,然后用勺子盛了一口递过去。
他观察着Jensen一边扬起眉毛赞同这独特美味一边微微张开嘴因为辛辣而吸着凉气的表情,心里的弦正被拨动着,奏一首粉红色的歌曲。

3

Jared之前从未想过可以和Jensen一块儿度过这么多时光,奇妙而美丽的时光,Jensen在他身旁笑起来的样子太过灿烂,他忽然想许个愿,让时间就此定格。
每次关于训练内容的课堂,Jared发现Jensen也喜欢跟他一个姿势转着笔,另一只手托着腮,但不一会儿那支笔就从手指间坠落,于是Jared猜Jensen一定是被老师不断续的念叨催眠了。
其实Jared也拥有太多的睡眠细胞,只不过,Jensen完美的侧面一直晃动在他的视野里,自然驱走了他所有的困倦。
Jensen的笔顺着地板滚到了Jared脚边,Jared弯腰拾起,Jensen好像格外喜欢这样的深咖啡色,笔盖儿则是金属的,正泛着头顶白炽灯投下来的光芒,Jared从那上面反射的镜像里望见了自己被放大的脸庞,正皱着眉,紧张无措的样子有点儿好笑。
他先用纸巾将那根笔通身擦拭干净,又从笔记本上撕下一半,铺展开,又反复抚了好几次纸面后,Jared深呼吸一口,终于写下那仿佛沉重的几行字。
“想邀请你参加我的生日聚会,如果你有空的话……”写到一半Jared却又把纸揉成一团,把另半张扯下来重新写了一份。
他又看着那张纸怔了半晌,才把它折叠好夹到笔盖的侧边。
Jared紧紧攒着笔,手心里开始出现细密的汗水,他把头微仰到可以凝望着Jensen的角度,凝望着Jensen半梦半醒间想要努力撑起头却还是向桌面倒去的可爱模样,忍不住也笑了起来。
今天的下课铃更欢快了,Jared心口一阵猛烈的跳动,他起身走向Jensen,还给他那只笔,以及一封红着脸,带着温柔目光的邀请。
“谢谢,中午有事吗?不然一起吃饭吧?”Jensen接过笔,笑着抬起头,那双眼虽然还含着些睡意,但却像裹着层蜂蜜一样,甜蜜而发亮,Jared看见阳光在Jensen的眼眸中不停闪烁,那弯起的眉目让他的心跳几乎快要脱轨了。

他们走在一块儿的时候,Jared总觉得空出的右手不管放在口袋里或是跟着脚步甩动,都会不自在。而那只手正好离Jensen的手心很近,几乎快要重叠在一起,触碰彼此的温度。

4

Jared站在学校门口,戴着墨绿色手套,有些焦虑的踱步。
Jensen在收到纸条的一天后就笑意盎然的拍了拍自己肩膀——当然没问题,Jensen的笑总是一如往常。
可是Jensen并不知道这个生日聚会,只有他被邀请了。
天空开始飘起小雪,Jared望见自己的哈气缓缓升空,模糊中看见个一路小跑的身影向着这里,果然是Jensen,他还带了一个礼品,看起来像是自己用彩纸包装的,很是精致。
Jensen的棉帽上落满了雪花,Jared伸出手去拍了拍,一些雪花又掉落在了Jensen露在外面的碎发上,金发里夹杂着冰冰凉的雪花,Jared笑着摇了摇头,把雪花全数够了出来。
“嗯,我来的有点早?”Jensen环顾四周,却发现只有他和Jared。
“我们……先走。”Jared被Jensen的询问弄的有些慌张,却又不想扯出一个谎言,只好手足无措的面对着Jensen,走一步是一步。
“冷么?”
Jared找到一个话题,他转头望着虽然只是简单穿了运动外套却在雪花中依然冷静的Jensen。
“我比较怕热。”
Jensen先是回答道,又想起来什么似的,往礼物上匆忙看了一眼,却赶紧收回目光。
Jensen又望向了Jared,发现他笑的有些尴尬,但是那两个大酒窝依然鲜明的挂在脸上,实在温暖。

“嗯,我们是要等着大家来?还是去找他们?”
“我们……嗯,先往前走吧,我先请你喝杯咖啡吧?”
“其实不用……好吧,谢谢。”

他们一前一后的走着,但Jared却忽然转过身来,安静的站在了那儿,任雪花落满肩。
“Jensen,对不起。”
“嗯?”Jensen看起来有些惊讶。
“其实没有什么生日聚会,我的生日只请了你一个人,我知道我其实胆子很大……对吧。真的对不起,我还是决定向你坦白。”
“Jensen……”Jared抬眼,纵使Jensen离他有一定的距离,可他仍能看到他的睫毛颤抖着,扇动起自己心底的一场龙卷风。
“Jensen……”

5

Jensen发现自己开始注意一个高大个子的男孩,他在隔壁的隔壁,喜欢边思考边转动笔杆,笔在指间飞舞的画面让自己也忍不住模仿,可自己却总是转到一半就睡着,或是直接让笔飞到了后排的后排,从此失去踪迹。
那个男孩经常收到情书,身旁却从未多出一个女生,他喜欢在周二中午点一杯奶昔,尽管自己觉得那奶昔的泡沫总是很夸张。他喜欢在土豆泥里放芥末,嘿…可真是个奇怪的大个子。
他的衣服是深色系的,他的头发也是金棕色的,他的侧面格外吸引人,他的嘴唇偶尔会轻轻翘起。
他于是经常故意绕远道,为了从他的教室窗前跑过,哪怕只是飞快的瞥了一眼,也觉得会拥有充满活力的一天。
当Jensen终于有兴趣翻开那个活动的候选名单,从而看到他的照片时,他才恍然大悟他们竟错过了这么多次。原来他就是那个总是与自己一起被提名的Jared,而毫无疑问的,这次的活动他是参加定了,同时为已经失去的机会深表遗憾。
当他总算抓住了一个机会,多次深呼吸后,Jensen把餐盘放在正专心致志流眼泪的Jared面前,递上纸巾的手甚至有些颤抖。
“嘿,你还好吧?”
从Jared抬头的那一刻起,也许他们的故事,终于可以真正开始了。

6

他们并肩走着,只是这次看似一切都没有改变,却一切又都不一样了。
Jensen回味着刚刚Jared的告白,在纷飞的雪中,一切如梦。所有的爱恋也如梦。
雪花落在Jared的头顶,这条路也走到了尽头,Jensen忍不住想,真像是他们一起从青春走到了白头,期间朝朝暮暮,细水长流。
Jensen从喉间滑出了一个再温柔不过的词语,他不想再含忍着这词语了,他已咀嚼多遍。这词在他的心里一日日膨胀,令他慌张,却是带着甜意的慌张。他迫不及待把它吼出来,吼给面前的这个人听,他希望他会铭记。
我爱你,三个字已经足够筑起一切,形容一切,描摹一切。
连一个字都不必多余了。


而Jared也正因Jensen的勇敢回应而脸颊滚烫,他侧身去看Jensen,似乎比自己还要脸红些。
他停下脚步,为Jensen拂去围巾上的雪花,还有帽子上的,手套上的,以及右脸颊的一朵。
他凝望他片刻,吻了下去,唇齿间摩擦着,把冬日的冰凉变成爱意的滚烫。
他抱紧他,静静吻着他,轻抚着他的发,手指偶尔碰到他颈间落下的雪花,那雪却只能即刻融化成指尖上的汗滴了。

他尝到他的柠檬香。这一吻酸酸甜甜,就像他们彼此不相知的思念,念起彼此名字时唇瓣情不自禁吐出那些单字的频率,念起彼此身影时心里那一阵手足无措的撼动。

今夜为他们而温度骤升,这片雪为他们持续纷纷扬扬,就好像他们真的白头到老,这条路为他们而寂静。


7

Jared四十岁的那一年,忽然想起了十几岁的画面。
他们有些孩子气的模样,他们笑闹到疲倦的模样,他们默契时一个人说半句下一个接半句的模样,和他在轻柔的阳光里吻住Jensen右脸颊的模样,然后他们一起面庞滚烫而通红的模样。
还有他无意间的一个转身,却发现Jensen正在认真的凝望着他。

以及那天生日Jensen自己包好的礼物,是一件他盼望许久的限量款上衣,他甚至都不知道Jensen是如何得知这个愿望的。
以及包装上隐藏的很好的几行小字。
“大个子,生日快乐。
其实我倒是有个愿望……
关于……我挺喜欢你的。”

那些再温柔不过的青春岁月,比星期六早晨的梦境,还要暖融融的。它们轻盈的包裹住我了,如一颗初生的柠檬,如你身上时时刻刻的柠檬香,如我们的吻,
酸酸甜甜。
那滋味,又让我想起当时,每一天想起你名字的瞬间。


Jared转身望向趴在身边已经睡熟的Jensen,他也开始冒出很多白发了,多像那一天的雪花,落在他金色的发间啊。

FIN.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