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ea田岸-

安静写文。

情人节甜品(SPN.SD)

Sam高烧接近四十度,他竟然还昏昏沉沉的嘟哝着,Dean,我们还要开去俄亥俄州抓了那个狼人呢。Dean,扶我起来。他的嘴唇苍白干裂,喉结滚动着,持续嚷着一些越来越模糊的字眼。
Dean没说话,手掌敷上他弟弟的额头,那可真是滚烫到刺痛,Dean咝的拉长了声音,皱着眉头看着万般磨难都困不倒,却被感冒病菌给吞没了的Sam。
他换上弟弟的棉拖,准备去给他那条冰水浸过的毛巾再敷会儿冰块,最后干脆把冰块儿都裹在了毛巾里,结果又被Sammy笑了通心急。Sammy还是不让他省心,若不是来送晚饭还半晌敲不开房间门,谁会知道他的弟弟已经烧的面庞通红?
“Sammy,你总得吃下点什么。”Sam却不言语,翻腾的像个小孩子。
“哪里不舒服?”Dean调整了下毛巾,然后摸摸Sam的头发。
“我想喝汤…但是你确定要把它做出来吗?”Sam连声音也沙哑起来,撑着眼皮喃喃道,还有点想笑的意思。
“你可别怀疑你哥哥。”Dean撇了下嘴,掷地有声,正想起身,却被Sam拽了拽手掌。
意识已经不很清楚的Sam握着Dean的手,在手心里浅浅一吻。稍稍睁开些眼睛,似乎是不适应光线般的视线迷蒙着,转而又对焦至此刻微微一怔的Dean,几乎是费力的扯出一个微笑。“谢谢你,Dean。”
Dean的眼神微敛起波浪,他附下身,呼吸拂过Sam的发丝,鼻尖和鼻尖触碰,睫毛轻触着Sam的皮肤,绿眼眸波光闪闪,像藏了数以万计的繁星,Sam想起小时候和Dean一起观望的夜空,想起银河系,Dean的眼睛像能盛的下整个宇宙。而他喜欢此刻缓缓包裹住他的沉默。
他正从这星空里看见自己的倒影,当唇瓣快要触碰彼此的时候,他感觉是要了命般的窒息。
“Sammy,你还是不让我省心。看你嘴唇都裂啦。”Dean稍稍仰头,笑容是鲜红色的,甚至让Sam清醒了些许。
Sam喜欢Dean的眉峰,喜欢他长而卷的睫毛颤抖起来的样子,喜欢他高挺的轮廓,喜欢他们一样碧绿的眼眸。当然最喜欢的是他性感又让他充满幻想的嘴唇。
而此刻的Dean喝了口水,抿了抿嘴唇,满足了他的幻想。
那一吻有点漫长——对于高烧中的人来说。依然是熟悉的柔软,熟悉的炽热,熟悉的舌尖轻触的电流击透全身之感。“okay,my boy,这下嘴唇红润些了,没有方才那么可怜了。”
Dean笑的样子让Sam又要陷入下一阵晕厥了。
“好了,我去给你煮汤。”
“但你不许喂我。”Sam就算再虚弱也要偏执的顶一句,向着哥哥逞强。
“倔了根筋啊,你呀。”Dean冲他摆摆手指,很可爱的皱起眉头,绿眼眸炯炯有神。
“这次必须我喂你…”Dean笑道。
但最后的事实是,Sam还是抢过了勺子,并再一次狠狠覆上了Dean的唇。
地堡的厨房一定是漏了风,不然这片唇怎么会这么凉?Sam想着,让这个吻无限期的绵延着。

温暖着。

灼烧着。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