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ea田岸-

安静写文。

IF(SD,普通人设定)

IF

「赠向向,大部分普通人wincest设定:如果Winchester只是普通人,他们的童年及生活的脑洞」



如果我在一盏遥远的灯里醒来

如果我们踏进不一样的星河

如果我们的梦境殊途同归


0

小Sammy今天过六岁生日,一醒来就看见整个天花板都黏着彩色的气球,几乎可以想象出他哥哥那笨拙布置着却又极其认真的身影。小Sammy一下子笑的清醒起来,没有再像平常那样赖床到Dean来掀开他的被子。
毕竟新一天第一秒就收到来自哥哥的一份惊喜。
“Daddy,今天早上吃三明治吗?”Sam正刷着牙就听见Dean在厨房拖长的声音,肚子也跟随着叫了一声。
小Sam往镜子里瞧了一眼,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开始更加频繁的出去工作,家里经常就剩下他和Dean。这样的早餐时刻是不多见的。幸好Dean是个热衷于迟到的小伙子,不然自己的早晨要更寂寞了些。
他几乎是有些欢快的完成了洗漱,和平常磨磨蹭蹭的Sammy girl判若两人。他加快步履冲向厨房,正在完成三明治的John听到声响后回过头,望着头发还乱糟糟的Sammy笑的比今天的阳光还要和煦。
而这时的Dean以为他的Sammy还在享受着懒觉,正准备猛的跳到床上呈现一张巨大的“哥哥愤怒脸”,其实他明明是喜欢凝望着Sam与他一模样颜色的瞳孔。
但今天的被窝却是空荡荡的,Dean一想起Sam早就一睁眼望见了自己提前好几个小时起床为他布置的五颜六色的惊喜,嘴角不自主的上翘,他把窗帘拉开,阳光照亮他们的房间,他眯起眼睛,肩膀处尤其的温暖。
Dean一直认为十岁还是一个遥远的数字,十岁对于他来说就像已经成为了大人,像父亲那样挺拔而英俊,也可以慢慢的让下巴被刺手的胡须茬包围,用手背轻轻碰一下就可以感觉到自己有男人味儿极了。还有父亲那瓶放在抽屉里好多年的酒,Dean每天都会把抽屉拉开,对着瓶子凝望半晌,他一直倒数着日子,仿佛真是几天之后就可以大口灌下去似的。还可以站在厨房为Sammy做三明治,他的弟弟再也不会饿着肚子上学,又能扛得起搬家时候的沙发,为父亲的关节着想。最重要的就是能够开到那辆impala,那几乎是他最远大的人生理想。那车身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父亲偶尔他们出去兜风,总会感叹几句,嘿,impala你真是个好姑娘。
可是Dean发现十岁只不过是身高又上窜了些,站在自己的床板上,足够为Sammy布置好六岁第一天满天空的彩气球。

不过想到小Sammy一睁开眼就会因为哥哥而笑的灿烂,倒也觉得满足至极。其实Dean平常不太爱收拾自己的床铺,可总是习惯性的帮Sammy把被子和床单整理的更漂亮,他心里比谁都明白他的弟弟爱干净爱整齐,有些乱扔袜子的时候一想起弟弟就会收敛了些。
仿佛父亲每天出去工作时那句“照顾好Sammy”带有魔力一般,如果问Dean的生命由什么组成,和Sam在一起绝对占据了大半部分。
这就是他们,最平凡的Winchester家庭里,一天天过着柴米油盐,单曲循环般日子的兄弟俩。

1

父亲出门前不忘照旧的重复了一句照顾好Sammy,Dean也习惯性的点头,满腮帮子正鼓着刚咬下一大块的三明治,芝士的味道正舒适的弥漫在口腔。他支支吾吾的哼着,快速咽下后又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上留下的一点点芝士酱,然后扬起眉毛看着吃东西并不怎么香甜的Sammy。
“好好吃早饭,今天带你去shopping呢。”Dean乐呵呵的,进城一直是让他感到快乐的事情。
Dean还没到能够像父亲一样把impala开的潇洒,然后带Sammy去兜风的年纪,只好从车库里又搬出那辆自行车,用湿毛巾把后座擦了又擦,其实也没有多脏,毕竟前几天刚有女孩子非要坐在这上面被他载。
但Dean总是为Sammy留意了一切细节,包括今天降温几度,不能再穿的太薄,还有弟弟也爱吃新出的那款蓝莓味儿的派,这是上次进城Dean亮着眼睛盯着那块宣传板子太久后,Sam告诉他的。后来看弟弟也喜欢,还是买了一块儿,还分给了Sam很多很多。
其实Sam觉得味道太腻又黏牙,可还是很幸福的看着Dean同样很幸福的表情。
而今天他们终于可以敞开胸怀的shopping一次了。所以Sam加快了早餐的速度,新年龄新气象,吃早餐也得更争气些。

他们坐着摇摇晃晃通往城市的车,Dean哼起一首老调子,是他刚学来不久的,那温度在心里还新鲜。
Sam由于今天起床过于勤奋了些,随着平稳的车速和晃来晃去的车身,竟又打起了盹。不一会儿已经睡沉了的小脑袋就缓缓倒在了Dean的肩膀上,毛绒绒的卷发让Dean的脖子有点痒,但他没舍得动,Sam的呼吸声轻拂过耳畔,几根发丝又被他的呼吸撩了起来贴到Dean的肌肤上,Dean觉得有点难耐,但依然舍不得动。
就这样Sam在跌跌撞撞路面上靠在哥哥的肩膀上又可以安稳的睡一觉了。

2

Dean望着Sammy努力踮起脚尖,想要够到购物车的手把推着它顺利前行的模样,莫名的有点儿心酸。他可不想让Sammy快点长大,他想象着有一天小Sammy比他还要高的模样,隐隐有些不安。他只希望Sam别长大,永远做那个喜欢坐在购物车里张望糖果的小孩子多好。
“哥,我够不到。”Sam委屈着一张脸,目光也无精打采的向下耷拉着,连睫毛都可怜兮兮的扇动起来。Dean知道Sam渴望长大,长成自己的模样帮忙分担,就像自己希望早日成为父亲的模样。
他向弟弟现出一个标准的Dean式微笑,把Sammy本就没怎么整理的头发揉的更乱,“小伙子,今天是你生日呢,尽管的选吧,我给你推车。”
Dean没有喊他Sammy girl,没有哈哈大笑着把他扛起来扔进购物车里推的飞快,然后满超市乱转,Sam本来已经做好了被哥哥欺负的准备,却发现Dean今天格外的友善,眼神亮晶晶的张望着自己,仿佛自己不再是那个只会流鼻涕的小屁孩。
虽然他一直不在意Dean的欺负,毕竟Dean只允许自己欺负小Sammy,而别人若是有一个挑衅的眼神都不可容许。
Sam很少这么活泼起来,他几乎是蹦跳着奔去了玩具区,他想要一个飞机模型,想要很久了,他没想过这个心愿能成真,虽然现在暂时也只是理想,因为它太贵了,它还仅仅是一个玩具,Sam到了玩具区的边缘开始犹豫起来。
“去吧Sammy!”尽管Dean的微笑十分肯定,Sammy依然挪不动步伐。
“飞机模型的钱,我可是凑了两个月呢。”
难怪Dean可以笑的那么肯定,他两个月里省下的零食钱,给小女生买礼物的钱,甚至是某顿省了的三餐钱,Sam忽然有点自责,他应该发现哥哥瘦了点的,他怎么就没发现哥哥如此的消瘦下来呢。
Dean依然坚持要拿那架飞机模型,“Sammy,也不能让我两个月的努力没有意义吧。”Sam只好点头,沉默着走了一段路后,被哥哥的一记脑门儿重击给弹醒了过来。
“你最想吃的软糖,但记得要睡前刷牙。”Dean在满足弟弟的心愿前还是会习惯性的嘱托道,Sam有时候很天真的想着他哥哥到了七十岁该有多啰嗦,哪怕牙齿掉了说话漏风,也要提醒已经六十六岁的Sammy记得别蹬被子,记得好好洗脸……
Dean把厚厚一沓纸币捏了又捏,上面沾满了他手心里的汗珠,售货员接到后用两根手指把钱捏了过去扔在收银的抽屉里,面无表情的继续为下一个顾客服务。Sam很积极的跑过去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袋子,把为数不多却足够他欣喜一年的宝贝们小心翼翼装进去,然后抱在怀里,对着身后的Dean笑起来,真像一个不愿意长大的小孩。
那一刻的快乐,Dean可一直记得呢。

3

那个生日他们还买了一个比较像样的蛋糕,反正比往年父亲做出来的可是要好吃些,Sammy笑嘻嘻的吹蜡烛,Dean帮忙他吹熄了三根。他的第一个愿望是一家人永远幸福的在一起。第二个愿望是有个光明的未来,第三个愿望他双手合十埋下头轻许,睫毛微微颤动的样子让Dean有些难过,六岁的小Sammy开始思考未来的事情了。

他们第一次去游乐场的时候Dean十二岁,Sam八岁。那一天父亲格外高兴,用impala把他们送到了门口。听说那个晚上还有一场漂亮的焰火晚会。
Dean在前面大咧咧的跑了几圈以表自己的兴奋之情,然后又飞快的跑了回来紧紧搂住Sam的肩膀。“别丢了就行,我们好好玩一次!”
其实游乐园里Sam还真没想上去几个,一般都是在下面替Dean背着包,仰头望着在上面脸庞已经被风吹到变形,但从没那样开心到抛下顾虑的Dean,以及帮Dean买甜筒,帮Dean排下一个项目的队,为此Dean也没有叫他Sammy girl,只是再不停的描述那疯狂的刺激与欣喜,而Sam依然摇摇头,他倒不是害怕,只是不想去罢了。
其实Sam也挺奇怪的,他能一直注视着今天的Dean这样可以无所顾虑闪亮下去,如同回到孩童时光的眼眸,就感觉已经无比快乐了。所以Sam真正的懂事也许是从八岁的那一天正式开始了,也许是更早。
他眼里的Dean是勇敢的,没什么烦恼的,但有时候是疲倦的,是盼望长大盼望到疲倦了么?

Sammy终于被一个游戏项目所吸引,决定和Dean一起感受一下他口中的“什么是飞翔”。
人潮涌动的时候Dean使劲儿的握住了Sam的手,把Sam的手握紧在自己的手心里,直到有了汗珠为止。
而被旋转上天又旋转下来和哥哥一起飞翔再加上哥哥偶尔吼出来的几嗓子,Sam也感觉倒是有趣。

Sam仰头看着几朵云飘过,风轻吹过脸颊,而他的哥哥就站在他前面,扭过头来准备牵着他的手。忽然觉得日子也许便是这样?最是平淡,也希望这种平淡能永恒持久。

Dean可终于玩累了,去给Sammy买了甜筒,结果拿回来前自己就几乎吃完了它。Sam无奈的笑起哥哥,反正自己对甜食也不感兴趣,虽然这对于一个八岁的小孩来说有点稀奇。
他们仰躺在草坪上,Dean扭过来正对着弟弟,“我好想做个梦,梦里面我们惩恶扬善,历尽千辛万苦,但是咱们哥儿俩,一直并肩同行,也总能解决所有的困难。”他绿色的瞳孔再次亮晶晶起来,里面像是能装下一整个太平洋的星光。
每个男孩儿到了这个年纪总会有这样的英雄梦想,成为不平凡的人,经历千奇百怪的探险,以及被很多人铭记。Sam偶尔也会做个梦,梦里面他的哥哥已经会开impala,并且开的比父亲还要四平八稳。他们一起去很多地方,虽然每次回来都带着伤痛,但是Dean一直在他的右手边,他也一直在Dean的副驾驶。
可那也只是做个梦,他们总还要有生活,无论如何只要一直在哥哥身边就已经满足,也许这就是那时候的小Sammy对幸福的全部定义。

这个晚上他们经历了一场盛大的焰火晚会,那些庞大却又迅速陨落的美丽让小Sammy仰头到脖子都酸了还一动不动的望着天空,Dean看着他如此专注的模样和被焰火照亮的眼眸,悄悄把他抱了起来,举到人群的上空,直到胳膊酸痛开始发抖,也坚持为弟弟保持着一片最绚烂的视野。


4

Sam在十岁之前还去过一次动物园,那是他童年为数不多的巨大娱乐项目之一,也是他所剩无几的回忆里比较闪闪发亮的一块儿。
他想看一种猴子,是那种挺漂亮的类型,他朝思暮想。愿望实现的那天他少有的活泼了起来,还搂住了Dean的脖子,那其实是他挺少干的事儿。
那次可以和猴子一起合照,价格也不算太低廉。但是Dean没犹豫就答应了下来,Sam望向他的时候Dean忽然做了个鬼脸,Sam就明白哥哥总是有办法的。
那是两人第一次拍照片,Dean搂着Sam的肩,搂的特别紧,Sam甚至能听见哥哥的呼吸声,突如其来的闪光灯还吓了小Sammy一跳。
那快门的脆响于他们来说都悦耳极了。

Sam十四岁的时候,Dean已经能把impala驾驶的很妙了,Dean开始经常带父亲和他出去兜风。
在Dean二十岁的时候,他终于决定要自驾去夏威夷,可惜父亲那阵子工作繁忙,却又不想毁了两个人的期待,于是让他们挑战自己,只有他们两个,开去夏威夷好好的放松一下。

于是真的就只有他们两个,独自开往夏威夷。Dean第一次开着车跑如此遥远的路程,起先Sam还有些紧张,怕出了差错,过于安静的待在副座,偶尔看几眼窗外,或者问Dean需不需要喝水。Sam甚至会搓起手掌,却又怕分散了Dean的注意力而赶紧停下。
Dean有点想笑他弟弟的手足无措,便放了首歌缓和Sam的着急劲儿,打破这样凝固的气氛。

Sam第一次觉得Dean选的这首摇滚正符合自己的口味,终于长舒了一口气,让四肢放松。过了一会儿他摇下车窗,通往夏威夷的阳光正好。Dean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打着拍子,而后座包装袋里的派还热着。
这样充满未知期待的旅程真是从未有过的惬意,甚至像是一次探险。Dean朝Sam扬扬眉毛笑了笑。那个时候他们终于拥有了自己的相机,Sam却偷偷把相机藏在了背包的夹层,因为他哥哥为他挑了个传说中的流行款式,那条花泳裤真是惹眼极了,也滑稽极了。哦对了,Dean在十八岁的时候似乎还钟爱过这个款式。
“老兄,这次可一定要好好留念,毕竟这是我们第一次独立的度假!也可以想拍多少照片儿就拍多少了!”
“尤其是要留念花裤衩?”Sam语气无奈,但Dean的眼睛却熠熠生辉。那快乐几乎要从他的目光里洋洋洒洒的跑出来,笼罩住自己。
其实自那次动物园的合影之后,他们也鲜少再进行那样值得纪念的时刻。因为后来他们每次试着合照时都会出点差错,以至于妥协于无数次愚蠢的效果。于是Dean只希望这次可以进行的一帆风顺。

Sam竟然也轻轻打起拍子,哪怕离那卷着浪花的碧海蓝天还有着挺远的车程,但是Sam竟出奇的有点儿希望路程可以延长一些,似乎这是可以让美好留下的唯一方式,他开始渴望定格,那时候Sam已经认知到了什么是永恒,以及什么是永恒的幸福。就是Dean会一直像这样坐在他身边,带着夏威夷阳光般的灿烂笑容,向前,不停的向前驾驶着。


5

十九岁的Sammy在斯坦福的课堂回忆起那次夏威夷之旅,那片金灿灿有点烫脚的沙滩,那晶莹剔透的浪花正翻卷起散落在海面上星星点点的阳光,那美丽的闪亮让他想起哥哥脸颊上看起来比巧克力屑还要美味一些的小雀斑。还有那紧紧串联在一起直至变成一条线的脚印,那是他与Dean像小孩子一样玩起彼此追逐,最后他从背后扑倒了Dean,Dean却又拖拽着Sam向前滑行了一段距离,直到彻底失去力气向他十六岁的弟弟妥协为止。Dean挺费力的转过身来面对着他大力气的弟弟,因为疲倦而大口喘气,绿眼睛也不停的眨起来,而这竟然使Sam的心跳的有点儿快。
还有在已经被铺了层沙子的躺椅上,Sam吸一小口Dean就会伸过脑袋来吸一大口的椰子汁,他承认真是好喝,好喝到三年后的今日还记得那个味道。但更忘不了的是Dean最后索性抱过去猛的喝了好几大口,那满足到紧皱在一起的眉眼和微翘的嘴角,那颤动起来如同蝴蝶翅尖的睫毛,让Sam就想这样凝望着哥哥,不去跟他抢什么椰子汁了。
而现在Sam想起这些来,当然已经知晓了原因。可是他却坚持选择来到斯坦福学习,这里是他的理想,也有他所期盼的未来。甚至连假期回去待的时间都不会很长。
其实是他渐渐的有点害怕面对Dean,他无法终止内心那汹涌的感情。他的初恋吻到他嘴唇时,他都没有感受过这样汹涌的感情。
他面对自己的哥哥慌了,那个他想一直陪伴在身边的哥哥。

直到Dean开着impala来斯坦福找他,父亲病了,时日无多。父亲想在最后的生命中,跟两个孩子一起去一趟他和Mary最爱的大峡谷,正好他们三个人也还没有过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共同旅行。


6

Sam正对着大峡谷的风,直到眼泪被吹了出来。他泪流满面的望着轮椅上的父亲,John面色苍白,但神情是那么满足。
“你们长大了,记得要永远做出不违背自己真心的选择……”
父亲说话的声音已经沙哑到难以捕捉,几乎要被风所吹散,但是足够坚定,足够被兄弟两人听的一清二楚,足够被铭记。

Sam在瀑布的水声里凝望着Dean,就像小时候每一次想要成为哥哥,想要永远在哥哥身边的时候。他忽然想趁着父亲还定格在一处近乎凝滞般的赏景时向Dean倾出心扉,没想到Dean却先于他开口。
“Sammy,我知道你在躲着我。是你不想成为我这样的人吗?当然我也希望你不要重蹈覆辙。”
Dean没有读大学,有一份艰苦且收入不足的工作,也没有成为英雄。
Sam的心猛的抽痛了一下,“你是我最崇拜的兄长,我从四岁就开始崇拜你了。”他选择望着Dean的眼睛。
“我甚至记得你给我念过的所有故事,唱过的所有歌,虽然你跑调,很多故事结尾你不喜欢都会自己编的乱七八糟。”
“我在斯坦福上课的时候开始跑神儿都是因为想到那年的夏威夷或是你吃起派和喝椰子汁的样子。”
Sam说到这里看见Dean的眉毛开始皱在了一起。但他咬咬牙,继续说了下去。
“没有什么人对于我来说是比你和爸爸更重要的,只是我现在忽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了,Dean...”Sam又顿了顿,然后选择说完它。
“我在接吻的时候都没有过的心潮澎湃,却在思念你的时候那么剧烈。这次也是我终于决定坦白后第一次直视着你的眼睛。”
“随你怎么想,我一直在你身边,或是当平行线。但是我还是觉得…你应该了解一点我对你的感受。毕竟我不想让这些爱吃了亏,被永远遗忘,也不想你一想起你的弟弟就觉得他是看不起你的,会觉得心冰凉。”
“Dean,你是我永远的英雄,从前,现在,以后,一直都会是。你是我心目中最棒的兄长。”
“也是我最无法割舍的人。你是我的弱点,Dean。”
Sam说完了,等着Dean的反应,走过来把他揍一顿,或是冷眼抛出一句你在想什么,或是沉默着,只是一直沉默着。
Dean用力的抹了把眼睛,Sam看见他明显的眼眶通红,鼻子也抽动着,绿眼睛里开始有晶晶亮的水雾。
他唯一没猜测到的反应是Dean的泪水,在他心目中比任何硬汉都还要坚强一倍的哥哥,竟然在弟弟面前泪流满面。
“Sammy,我曾经觉得照顾你是我的任务,后来我发现照顾你就是我的生活,而且是我所热爱的生活的样子,我希望一直保持的样子,我是那么想永远跟你待在一块儿。”
“只要你开心,我就总能跟着你开心一天。虽然我喜欢耍你,可在我心里你是我的底线,若谁要给你一个挑衅的眼神,我就会发誓要狠狠教训他。”
“后来我以为你并不想有我这样的兄长……我很失败,我没什么能力,我……”dean几乎要说不下去了。
Sam过去紧紧抱住了他难得脆弱起来的哥哥,“不,你是这个世界最坚强的人,你是我永远的榜样。”Sam忽然停下了,又聚集了些勇气才接着说了下去,“和我永远的爱。”
Dean也用力抱紧了他此生的挚爱。“我还欠你一句真心话呢。”
“Sammy,我永远的小Sammy,我爱你更多……”Dean轻轻吻了Sam靠近耳垂的侧脸颊。
“我们再也别离开彼此了吧。”Sam松开Dean,后退一步,含着笑望着哥哥的双眼,他这才发现,这几年他迅速的成长着,甚至已经比Dean高出一点点了。

7

自Dean那次用力点头之后,他们就真的再没离开过彼此。父亲去世后,房子里就剩了他们两人,但拥有彼此令他们几乎从未感到过对孤独的惧怕,患得患失的悲伤,连茫茫无尽的未来都吓不倒他们。
如此柴米油盐五十年,每一日都很简单,都相同于前一日,都是些凡人的琐事拼凑而成。但他们都觉得,生活就该如此平凡,虽平凡到卑微,小时候的英雄梦早已被忘的一干二净,但是这样相伴的温暖令他们从心底感恩至极。日子就这样平静的流过去,如今他们已白发苍苍,共同躺在门口的摇椅上,用掉了牙的嘴努力吮吸着奶昔。喝冰奶昔是他们最新的挑战,哪怕那冰凉让他们俩一起头痛。他们一起看着夕阳西下,忽然分析起小时候到底是谁更爱吃父亲做的三明治一些,还有到底是谁更顽皮。答案理所当然的落在Dean身上,他总是能吃能闹的那一个。
如今却已经苍老到连走都快走不动了。

有时候Sam躺在哥哥对面的床上失眠,听着哥哥越来越沉重的鼾声,和那专属于老人的,几乎是黏着气管的喘气声,忽然感到害怕,害怕哪一天就抓也抓不住这呼吸声了。


8

Sam Winchester照旧在清晨六点自然醒,伸了个懒腰眯着眼去洗漱。刷牙到一半的时候Dean在他身后轻咳着嗨了一声,他扭过脖子去就看见dean穿着浴袍还未苏醒的模样,忽然觉得似乎还没从梦里醒来一般。
那个梦太漫长了,漫长到他以为是真的坠入了那梦里不必苏醒,成为那个Sammy,让梦成为现实,过着那个人生,那是他梦过千万遍的平静。
他在早餐时对哥哥首次实验的派皱眉,顺手翻开报纸查找有没有新案子,却忽然有了想跟Dean讲一讲这个梦的冲动。
Dean在Sam的诉说后哈哈大笑,“嘿,伙计,你觉得我们真的能活到白发苍苍吗?”
“不过……倒是有点好奇,结局是什么?”
“结局是苏醒。”Sam看了看Dean,眼神里盛满了饱满的,复杂的,却无法详细解释的东西。
然后他扭过头去继续寻找案子。
Dean也不再说什么,准备去冲个澡,伤口在滚烫的洗澡水里被全面攻击着疼痛起来,然而这对于Dean来说再正常不过了,他早已麻木于这样的疼痛,继续安然无恙的哼着歌洗澡。
不过他真的很好奇Sam梦里的结局,毕竟他有个愿望,就是能跟Sam一起并肩到白发苍苍。

9

“Dean,我做了个梦。”
“说。”
“就是你小时候的那个梦。梦见我们成为了英雄,你与我,一起对抗整个世界。但是我们经常面临危险,也丢失了常人的生活。”
“你竟然比我先梦见!听起来真的好酷,不过也忽然觉得有点悲凉。不过结局呢?我们一直在一起吗?”
“结局是苏醒。”
其实Dean还是很好奇Sam梦里的结局的,毕竟他有个愿望,就是跟Sam一起并肩战斗,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直到世界坍塌。

可他们不过是平凡人。

FIN.









评论(1)

热度(21)